露冷香茉莉 第六章-至-第八章 免费阅读,露冷香茉莉小说下载-海枣阅读网_海枣阅读网
海枣阅读网> 其他小说> 露冷香茉莉 >第六章-至-第八章

第六章-至-第八章

推荐阅读: 重生之数字生命 爱是封喉毒药 有效执行的狼性法则 我被婚姻伤了心 祸害西游 拾爱小恶女 吾是采花贼 芙蓉军师 邪君独宠:三宠 魔魅湘西

    露冷香茉莉_第六章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h2></div>   “儿子啊。\\ 、5 、”韩知和康子筝大刺刺的闯进韩连霄的办公室。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韩知和康子筝气怒的瞪他,劈头就问:“我们听说你非礼你妹,是不是真有此事?老实招来!”

    “谁说的?”韩连霄冷寒的问。

    “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做!?”康子筝声音激动。她儿子和女儿搞出这种事,她实在是悲喜交加。茉依当女儿也好,当媳妇她也不反对,但问题是她儿子!她那个难搞的儿子,怕是他对茉依逞滢威,不然她那个乖巧的女儿怎么会在办公室做那种事!?

    “没有又如何?有又如何?”韩连霄眯眼。

    “儿子啊,茉依是你妹呀!”他讲这是什么话!?

    “实际不是。”

    “户口名簿上是。”康子筝回吼。

    “你是认真的吗?”韩知出声问。韩连霄与父亲交换男人间互相了解的眼神,“结不结婚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茉依的心意是否一致,不然形式只是形式。

    康子筝跳脚,“你这是打算始乱终弃?”
    韩连霄面无表情,怎么打算定位茉依,他已经确认,不用他的父母告诉他应该怎么做!

    “老天。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逆天背轮、不知羞愧的儿子来!?”康子筝气极,茉依好歹是她辛苦养大的。绝不能让他这样白白糟蹋。

    “妈,茉依还不是我的女人。”根本没有走到最后一步,茉依的心情更还没有调整过来,此时说什么都是多余。

    “你要给茉依一个名分,我不准你没有交代!”

    茉依在这时抱着文件走进来。“什么交代?谁要交代?”

    “你怎么没敲门?”韩连霄不悦。

    茉依噘着嘴,“我还要敲啊?”她可是亲人唉,怎么可以没有特殊待遇呢?这样太对不起自己了。

    “当然不用敲门!”康于筝泫然欲泣,“茉依,我可怜的乖女儿!妈妈疼。”她真心疼她的小茉依被坏男人玩弄,即使那个坏男人是她儿子。

    “茉依,爸爸绝不会让你受委屈。”韩知一样疼惜的说。

    “啊!?”茉依满脸一个大问号,她小心的问:“发生了什么大事吗?”她怎么觉得背脊窜上阵阵凉意?

    “连霄,你马上娶茉依,法律上的问题我会叫律师想办法解决。”他们绝不能再这样下去,搞大肚子会无脸见人。

    “啊!?”茉依寒毛直立,有大难临头的预感。

    韩连霄皱眉,还来不及提出反对的话,茉依倒先跳脚。

    “爸,妈,你们误会了,我和哥的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到底是谁在她背后扇陰风、点鬼火,存心搞乱她的生活?

    “误会?人家都说得绘声绘影,你竟然还替欺负你的人说话?那时候也是这样,还把自己弄得——”

    茉依一凛,“妈!”她冷声斥喝,她们说好的,谁都不能再提那件事。过去已经过去,她不想再勾起不好的回忆。

    康子筝默默垂首,暗然神伤。

    韩家父子眼见她们的不对劲,同时眯眼、绝对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天,她们怎么能瞒那么久,丝毫不露出破绽?或者他们是瞎子,竟看不出她们有问题?

    “爸,妈,你们真的误会我和哥哥了,我们根本没有做出什么不当的事情来。”只有亲吻和爱抚而已,还没有到最后一步。韩连霄对于她毫不考虑的说出事实,心中非常不舒坦,他可不是什么牛鬼蛇神,可以任她糟蹋他的男性自尊。

    “可是茉依,真的没有吗?”难道真是他们误信谣言?

    “爸,妈,没有的事,你们别听别人胡说。”

    “连霄,真的没有吗?”他们回望当事人之一。

    不甘被她践踏,韩连霄邪气一笑,“是没什么。”茉依松了一口气,但韩连霄接下来的话,轰得大伙全跳起来。

    “我们只差没做完全部而已。”

    茉依瞪目,她忘了她大哥是唯恐天下不乱!

    康子筝尖叫一声,“你们马上给我结婚!”

    “马上!”连韩知也无法接受的直接卞令。

    茉依脸色苍白,“老哥!”一她惨叫,他是想整死他啊!?在爸爸、妈妈面前这样坦白他们的通奸!?

    呜……她在心中哀鸣,其实要她死,不用这么麻烦,直接命令她就行了,她乐于遵命,不必用这种方法折磨她。

    韩连霄仿佛不关己事,他一点都不能接受茉依不将他看在眼里,视他的感情为无物,她捅出的楼子,她得负责处理善后。

    “爸,妈,我不要跟老哥结婚。”茉依想做最后的挽救,但已经没有人要听她说话。

    “老天,我快昏倒。”康子筝觉得脑袋一阵晕眩。

    “子筝?”韩知扶住她。

    “知,不行,他们得马上结婚,万一茉依怀孕怎么办?孩子不就变成私生子?他们不是真的变成乱轮?我们怎么跟茉依的亲生父母交代?我们的儿子竟然这样欺负他们的女儿。”她说到最后,忍不住痛心的哭了起来。

    韩知心疼极了,“别哭,我会叫律师想办法。”

    “爸,妈,你们别听哥乱说,没有的事啦。”他们又没到最后一步,什么都可以不算数。

    韩知摆出父亲的威严,“茉依,不管你跟连霄是怎么想,但我们做父母的绝不准你们玩笑轮常。”

    “我和茉依的婚礼定在三个月后。”韩连霄吐出一句话来。

    茉依腿软,看向他,她真的掉入地狱?

    等康子筝和韩知满意的离开后,茉依气鼓鼓的将双手“啪”的一声放在桌上,她不要嫁给他。

    “你怎么能这样做!?”

    韩连霄站了起来,茉依不自觉的往后退。她从小就怕他,不是他会虐待她,而是那一种不惜毁灭都要得到他要的陰暗面,总教她惶恐。

    “小茉莉。”韩连霄叫出她的小名。

    “老哥你不能这样做。”茉依已经很久没听到他这样叫。那是多久以前的事?她怎么会忘了一旦他这样叫,就表示他已经失去理智?

    她做了什么事惹他气成这样,还拿自己的婚姻开玩笑?

    韩连霄走到她面前,俯视无措的她。

    “我错了。”她自行认错,冷汗直流。

    “错在哪里?”

    茉依的脑筋飞快的转着,还没蠢到自行招供,而好听话永远不嫌多。

    “老哥,你知道我爱你,我非常、非常的爱你。你不可以忘了这一点喔。”

    “然后呢?”她还是没说到重点。

    茉依更加卖力想表达自己的意思,“我并不是不爱你,不想嫁给你,而是我们的爱不是那种啊!”

    “嗯哼。”韩连霄一副意兴阑珊,惹得茉依白了脸,不停发抖。

    “小茉莉,如果你不能再平息我的怒火,你嫁我可是嫁定了。”韩连霄下了最后通牒。她知道他在气什么,但她总不肯松口。

    要他使出手段,她才要自动招供吗?

    他不想这样对她,但她让他别无选择。

    茉依移不动自己的脚步,只能无力的看着他,那幽暗不明的双眼带着熊熊大火,仿佛烧毁一切都不会惋惜。

    她已经很久没看过他气成这样,最后一次是在她小时候生病不肯吃药,她已经忘了她为什么闹脾气不肯吃药,但她永远记得他说要把她丢掉时的恐惧。

    她不想再经历那种悲惨。

    茉依沮丧,“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什么?”

    “不是故意不想嫁你。”

    “小茉莉,你认为我不能解决这个小问题吗?”爸、妈的威逼对他根本就没有用,是她惹他生气才让他失去理性,不顾她的意愿答应这桩婚事。

    “不是。”茉依嗫嚅的说。

    “那么你插了手,可得自己承担后果。”他不会再帮她收拾烂摊子。

    “呜……”她不能这样放弃,因为错误而跟他结婚,她会一辈子痛苦万分。

    “可是那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只有愈说愈糟,我当然得自己想办法。”

    “我说了什么?”韩连霄明知故问。

    茉依扳扳手拾,她什么都不敢再说了,他蛮不讲理,她是愈说愈错,只能闭口。

    “没有的话,我们的婚事可是得如爸妈的意。”

    茉依惊恐,她不要啦!

    韩连霄邪佞的在她耳边轻语:“小茉莉,你可别怨我,这是你自作自受。”他只不过是顺水推舟。

    “老哥!”茉依死命地拖住他,“不要啦,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不要这样啦。”她愿意为他做牛做马,就是不要嫁他。

    “茉依,你在抗拒什么?”韩连霄挑眉,除非她有好理由拒绝他,否则他们的婚事是定下了。

    “我没有!”茉依岂敢说有,她又不是想挑战他的脾气,让自己铁骨扬灰,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那么你闹脾气又是在干什么?”言行不一的女人。

    “你怎么可以又用陷阱让我跳?”茉依泪汪汪,心情的失措不堪承受。

    她只不过说错了几句话,怎么要付出这度庞大的代价?

    韩连霄好笑的看着有气不敢发的茉依,心情大好,他爱看她像只青蛙气鼓鼓,又不敢发飙的委屈样。

    “老哥,不要这样做。”茉依轻轻的吐着话,她不认为他们结婚是正确的事。

    韩连霄猛地抱住她,狠狠掠夺她的唇,毫不保留。

    茉依呜咽,陷在他的风暴里,动弹不得。

    “不要。”再这样下去,她嫁他是嫁定了,可是她连自己的心意都不知道,更没有办法分辨他和她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如果她弄错自己的心情,那怎么办?

    韩连霄粗喘着说话,不停的将吻烙在她脸上,“你可以不要吗?”

    茉依硬咽,“这样下去,会不知道真相……”在他吻上她耳际时,她嘤咛的住了口。

    “茉依,我的我在嫉妒的你的男人,那么你嫉妒我曾有过的女友吗?”韩连霄边轻啃她的耳垂,边低问。

    茉依慌乱的摇头,然后察觉心虚的抿起了嘴唇,

    “我……我不知道。”她放他出外读书工作,不理他十年,不是吗?他做了什么,她都不过问,不是吗?她怎么会对他以前的风流史吃味?

    “你把我当作你的男人了吗?”

    茉依回答不出来,她没有把他当作她的男人吗?如果没有,为什么她不能严正的拒绝他?如果她认为他们是兄妹,她不可能接受他这样的爱抚。为什么要亲自跑来保护他?为什么要以他的好心情为最大的服务宗旨?讨厌,她什么都不知道了!

    还是因为她女性的虚荣心和劣根性作祟;把他的爱恋当作无聊日子的调剂品?

    想到这里,她脸色惨白,要是被他知道她有这种想法,她会尸骨无存。

    韩连霄咬牙,“那你知道什么?”他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

    茉依抬头望他,轻轻的拨弄他额前的发。

    她不该三心两意,但她无法控制自己,对他的感情包含太多的杂质,不是纯然的亲情或爱情。他一直是她的兄长、爱她的人,而她敬他、尊他,将他视为一个重要的存在,她怎么能以单纯的激情、恋情或爱情来区分他对她的意义?

    但他要的是一份不质疑的确定。而现在的她给不起,她只想要溜。

    茉依悄悄的退出他的怀抱。

    韩连霄拉住她,不让她逃避。他应该让她知道他有多想要她,免得她又把一些不相干的事情扯进来;再等下去,她只有更多逃避的借口。面对他的火热眼光,茉依怯怯的说:“我要去工作了,我还有事没做。”

    韩连霄不容她闪避的固定她的下巴。

    “你已经错过拒绝的机会了。”他不要再容忍她的迟疑横阻在两入之间。

    他拉出她的衬衫,探人她的内里,手下嫩滑的肌肤弹性十足,爱抚的速度不由得加快,摩擦的热力散发出来,他放肆的探至她的胸前。

    茉依低沉的喘气,想要拒绝,身体却不听使唤,心情的摇摆让她失去自制的力量,她都快要不像她自己。

    燃烧的热情持续加温到沸腾,他不想再等下去,不逼她,她永远得过且过,直到事情挽回不了。凉薄的唇轻轻的贴上她的柔瓣,她浑身上下冒出电流,意乱惰迷的沉沦在他的拥抱中。什么时候纯真的感情已经变质?还是一点一滴地侵入骨髓?

    她沦陷得太莫名其妙,惹起她极端的不安,只想要躲开她的认知,可是他的力量狂烈席卷她的清醒,交缠的身躯亲密的缠绵在一起,这时候只有她,她只要他。

    韩连霄不急躁,但绝不是能让她拒绝的力道。茉依的双手不自觉地抵上他的胸,挪动的手指不知该抓住他或推开他?嘤咛的喘息带着怯意,依靠他的支持捱过狂风暴雨的占有。茉依试着拉回一点说话的能力,

    “这里是办公室。”

    “刺激吧?”韩连霄低语。

    “我没锁门。”茉依语气虚弱得像在撒娇,已经没有哀叫的能力,她不要再像之前那样,被人进来撞见。

    “没有人会再敢随意闯进来。”韩连霄已经警告过他们。

    “我还没有准备好。”

    “我已经给过你时间。”他不想再等了。

    他的手往下滑到她的翘婰,往下一按,让她感受他的激昂、深切想要她的**。

    她哆嗦,柔软的娇躯禁不起他的挑逗。

    他们之间的熊熊烈焰几乎要摧毁她的意念。

    悸动的心情影响理性的判断,拥着他仅拥有全世界,摇摆不定的心如同烟雾一吹即散。

    她是懦弱也好,是迷糊也罢,事实永远是事实,再多的理智也淹没不了她真实的感受——她要他。

    她一次又一次的仰望天空盼望他回到她身边,在遥想中累积对他的爱慕,时间的流逝只加深她对他的情债。当她忘了这是第几次想他,她又想起来,放不开这种折磨,爱他的感动一次又一次随着思念向下扎根。

    几近赤棵的相贴让切切的思念得到宣泄,她想要迷失在他的情网中,可是只要一想到他的残忍,她马上清醒过来。

    他每次的短暂停留像飘过的风,从不留痕迹,没有线索让她追寻,她总是眼巴巴的看着他的背影远去,每一次都留不住他!

    阵阵的寂寞涌上脑里,记忆暧昧不清,对于他的残忍,她永

本文网址:m.wangguo.cc/xiaoshuo/3652845/37337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gguo.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