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变凤凰歪传 第七章-至-第九章 免费阅读,麻雀变凤凰歪传小说下载-海枣阅读网_海枣阅读网
海枣阅读网> 校园都市> 麻雀变凤凰歪传 >第七章-至-第九章

第七章-至-第九章

推荐阅读: 极品公子 龙争大唐 轮回仙缘传 重生之完美姐夫 冥妃传说 狼性总裁太凶 盗影仙踪 总裁大人的拜金甜妻 终极挑战 天下第一群

    麻雀变凤凰歪传_第七章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h2></div>   回到杨玮华的住处,白卿卿的头仍然不敢抬起来。\ 。r />

    丢脸,真丢脸,白家的面子全被她给丢光了!

    杨玮华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这里只有我们两人在,你可以抬起头来了,别再当鸵鸟了,行不行啊?”她是打算一辈子都躲在他的怀里吗?

    白卿卿这才红着睑,从他的怀中抬起头来。

    她当然知道这里是他的房间,只有他们两人在,那么……她又为什么不离开他的怀抱?反而还有些眷恋。

    是啊!她舍不得他那温暖且充满他气味的胸膛。

    杨玮华看着她好一会儿,最后径自走到桌前把便当打开:“别发呆了,来吃饭吧!”

    他刚才竟然会对她的离去有一些不舍,想要她多待在他的怀抱一会儿。

    她的身子真的好香、好小、好柔软,让他舍不得放开她。

    “喔,好。”白卿卿连忙来到他的面前,捧起便当慢慢吃着。

    看着杨玮华,对于他是更加了解且迷恋不已。
    原来他想赚更多的钱,完全是为了照顾孤儿院里的孩子,多么有爱心和责任感叹!像这样的好男人,她怎能放手?

    “怎么了?一直看着我?”杨玮华挑眉,唇畔泛起一抹微笑。

    怎么?她一直猛盯着他瞧,可是觉得他长得俊又迷人吗?

    “我问你一件事喔!”白卿卿突然开口,一脸认真。

    “好,我给你问。”杨玮华仍然笑容满面。

    真不知道她想问什么,有必要那么严肃吗?

    “为什么你会和我在一起?”她想知道,真的想知道原因。

    “因为我高兴呀!”他想也没想地直接回答。

    “啊?”白卿卿愣住,久久无法言语。

    他在说什么呀?就只是因为他高兴?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理由啊?

    “不然呢?你以为我贪图你的身材吗?”他边说边以鄙夷的目光看着她平坦的。

    哼,她会有身材?真是一大笑话!

    “呃……”白卿卿十分无奈地说,“我没有。”老妈把她生成太平公主,她也莫可奈何。

    “那你以为我是看上你的美貌吗?”杨玮华坏心地继续说道。

    她真的不算美艳,顶多是清丽、可爱那一型的女孩。但是还算满对他的胃口、顺他的眼啦!

    “呃……”她再度无奈地叹息,“我没有……”

    她自己生得怎样是再清楚不过,所以她也没有任何美貌可供他贪图的。

    “那不就对了?”杨玮华当着她的面笑了开来,“你没身材又没美貌,我和你在一起,会贪图你什么?钱财吗?”哈,这一点更是不可能了,她只是个学生,哪来的钱?

    白卿卿暗自在心里嘀咕着——就算她真的没身材、没脸蛋,他也用不着把话说成那样啊!而她就是怕他贪图她家的财产,可是这句话怎么也无法说出口。

    见白卿卿没有说话,以为她在生气,杨玮华站起来往她身边走去:“你怎么了?生气了吗?”蹲与她平视。

    “我……我没有。”他可不可以不要和她这么靠近?她会紧张的。

    “那我问你,你又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杨玮华直盯着她的眼,不让她避开这问题。

    “我……我……”白卿卿垂下视线,不敢与他四目相接。

    她现在脑袋一片空白,教她如何去回答他嘛!

    杨玮华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令她不得不直视着他:“你说呀!你是看上了我哪一点?身材?相貌?还是钱财?”

    她想知道原因,他已经告诉她了,而他也想知道她的理由,谁说只有女人才在乎这种事?

    白卿卿看着杨玮华好一会儿:“如果我说都不是呢?”他是有身材、有俊俏的长相,又有钱,但是这一切都不是她看上他的原因。

    呃……虽然她一开始是有点被他的外表和医师头衔给迷住啦!

    “喔?”杨玮华挑眉,“真的吗?”对于她的话,他有一些些不相信。

    真的假的?都不是?那她为什么会和他交往?

    “我承认一开始真的是有些被你的外表吸引住,更是对你的医师身份崇拜不已,但我可是从来没有贪图你的钱财。”她家比他有钱上千倍,又何必贪图他那微薄的薪水?

    杨玮华一脸笑意地点头:“那还有呢?”

    “我……我和你相处久了之后,发觉你是个很有爱心和责任感的人,所以自然而然就更加地……”接下来的话,她该如何说出口呢?

    “更加地怎样?”他会很有爱心和责任感吗?他在别人的眼中可是个视钱如命的家伙,就只有她——白卿卿会这么说他,令他十分讶异。

    她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孩?一句话便撼动他的心,再也无法平静。

    “更加地……倾心于你。”白卿卿红着脸道。

    杨玮华靠近她:“我也是。”最后唇落在她的红唇上给予她一记深吻。

    她是如此的不同,令他怎能不动心?教他怎能不爱上她?

    他是真的恋爱了,喜欢看着她、听她说话,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十分舒服自在,更是发觉到她的难能可贵。

    单纯、毫无心机、善解人意的她,他又怎能放手?

    “唔……”白卿卿不敢置信地瞪大眼。他……他在做什么?他在吻她!

    这一吻可比之前的吻加深许多,令她难以招架,目眩神迷。

    她试着去回应他的吻,反而令杨玮华更加不愿放开她。

    与她的粉色小舌在一起,十分霸道地撷取她日中的芬芳,让她永远也无法忘记他的气息。

    难以控制自己,一直吻着她,她的唇好柔软,舌好细滑.令他眷恋不已。

    一双大手慢慢往下移动.一手轻覆上她那小而的,另一手则移到她的纤腰上……

    “唔……”白卿卿难以自已地低吟出声。

    她是怎么了?全身发烫,止不住地颤抖。

    他的吻是霸道的,但是她一点也不讨厌,反而沉醉其中;他的一双大手在她身上游移着,所到之处无不令她发烫、颤抖。

    他可知他对她的影响力有多大?他可知她的心正为他强烈跳动?

    喔,她不行了!只能头晕目眩、目光迷离地看着杨玮华。

    杨玮华以仅存的理智制止自己,连忙放开她的唇,怞身离开她身边,跑到阳台外深呼吸,好平息自己的。

    天啊?他到底在做什么?他的冷静和理智全上哪儿去了?他刚才竟然差点在这里要了她的身子。

    该死的!他竟然会这么冲动,而她对他的影响、诱惑竟然会如此强烈,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白卿卿双眼迷离地望着杨玮华的背影:“你……你怎么了?”他为什么突然离去?留下满腹疑问的她。

    刚才的那一吻,她是怎样也忘不了,只知道自己真的很喜欢他的吻,欲罢不能,这辈子是再也无法离开他了。

    杨玮华回过头,见到她双眼迷离、双颊泛起红晕的模样,竟然有股冲动想上前再吻她一次。

    喔,真是该死!他竟然会变得一点自制力也没有,对于她的诱惑更是难以抗拒。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吻我呢?”白卿卿以渴望的眼神瞅住他。

    杨玮华连忙再度深呼吸,好平息体内的冲动、。

    该死!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受不了而喷鼻血的。

    “可不可以请你别那样看着我?赶快吃饭,等会儿我送你回家。”杨玮华决定待会儿就送她回家,否则他怕自已会受不了而犯下大错。

    “啊?”别那样看着他?是什么意思?

    而他说要送她回去,为什么?时间还早不是吗?内心涌上一股强烈的不舍,她想耍和他再多相处一会儿。

    好不容易平息体内的之后,杨玮华才回到屋内,不发一语地将便当吃完。

    白卿卿心里十分难过,是他不喜欢和她接吻吗?不然为什么他会有这样子的反应呢?

    两人不再开口说一句话,默默地吃完便当之后,杨玮华才出声打破沉默:“走吧!把东西收抬收拾,我送你回家吧!”

    再待在屋内,他迟早会受不了,眼睛老是不规矩地往她的红唇瞟去,心里所想的净是刚才吻她的甜蜜滋味。

    该死的!他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他快发疯了!

    “喔!”白卿卿一脸难过地收拾便当残渣。

    他就真的这么讨厌她?巴不得她快点离开吗?

    杨玮华见她一脸悲伤,知道是自己的话伤了她的心,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作罢,选择以沉默来应对。

    当他带着白卿卿下楼,准备送她回家时,肩膀却被人拍了一下。

    “哟!这不是杨玮华吗?”一道男声从他身后传来。

    杨玮华回过头一看:“啊!是你,真是好久不见了!”见到多年的老朋友,表情十分开心。

    “咦?他是你朋友?”白卿卿看着眼前这位身高、长相都不输给杨玮华的男人。

    “他叫徐永昌,是我在医学院的好友,现在是位杰出的妇产科医生。”杨玮华再向徐永昌介绍,“她叫白卿卿,是我的女友。”

    白卿卿听到他这样介绍自己,心不由得跳漏一拍,“女友”这两字总是令她心跳加快。

    而这“女友”两字,同样让徐永昌瞪大了眼:“你是杨玮华的女友?那你一定很有钱喽!”

    他可没忘记好友的目标——麻雀变凤凰,找个有钱的老婆,好少奋斗三十年。

    杨玮华则抛给他一记大白眼:“你少说两句不行吗?”该死的,这下子他该如何面对白卿卿?

    突然觉得自己很现实、势利,与白卿卿完全不相配,没脸见她。

    白卿卿则一脸笑意地看着徐永昌:“我还是学生,并不算很有钱。”有钱的是老爸、老妈和外公、外婆他们。

    “喔?是这样子的呀!”徐永昌挑眉直视杨玮华。

    真的假的?这家伙可是转性了?不再是以前的守财奴?不会吧?

    杨玮华又怎会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既然好不容易和你见面,那我们就去附近的咖啡厅好好聊聊吧!”皮笑肉不笑地说着。

    “去咖啡厅?真的假的?”徐永昌和白卿卿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没办法,他们两人太了解杨玮华了,他不可能会去那种地方喝又贵又小杯的咖啡。

    今天他是怎么了?吃错药了吗?

    杨玮华皱眉瞪向眼前两人:“你们是什么意思啊?”有必要这么讶异吗?比看到外星人还稀奇,这令他有点不爽。

    “啊!没事、没事!”两人又异口同声地应道。

    徐永昌和白卿卿相视一笑。原来他们两人竟然这么有默契,干脆和对方结拜成干兄妹好了!

    被冷落在一旁的杨玮华可没有度量任他们两人在那儿互看,一把搂住白卿卿的肩膀:“我们先走。”

    该死的!他竟然在吃醋,而且还醋劲不小。

    他无法容许她看别的男人,即使那人是他多年的老朋友也不行!

    该死的!只要碰上和她有关的事,他就会连连失控,总有一天,他一定会疯掉的,为她而疯狂。

    “喂,等等我呀!”徐永昌连忙跟在他们身后。

    呵,这守财奴也会交女友,而且对象还不是有钱的女人,这天没塌下来可稀奇了,他怎能不去凑热闹呢!

    三人进入一间咖啡厅内,杨玮华拿起价目表看着:“你要喝些什么或是吃什么都可以,徐先生会帮我们付账的。”朝大嘴巴的徐永昌瞪去。

    要是他敢再胡乱说话,他一定会教他好看的。

    “啊?!”徐永昌瞠目结舌,“我为什么要付账呢?帮美眉付钱也就算了,为什么也要帮你付?”他是大大的不满。

    杨玮华贼笑着:“咱们可是好久不见的老朋友,当然要由你来出钱,不是吗?”

    徐永昌忿忿不平:“哪有这种道理的?”为什么不是由他来出钱?

    杨玮华冷眼瞪向徐永昌:“你想我有可能出钱吗?”想都别想,做梦!

    “呃……”徐永昌无言以对,“是不大可能!”要守财奴出钱,只怕比登天还难。

    “那不就对了?”他都有先见之明了,那干吗还要多问?浪费他的口水嘛!

    徐永昌此刻是不得不认命,做好出钱的打算,这时便将目光放在杨玮华身旁的美眉上:“呃,你叫卿卿对吧?你是怎么和他认识的呢?”好奇不已,非知道不可。

    “叫她白卿卿!”杨玮华十分不满地纠正徐永昌的叫法。

    他无法容许任何男人这么亲昵地称呼他的卿卿。

    是啊!他的卿卿,多么的悦耳动听呀!

    徐永昌看着杨玮华好一会儿,似乎是明白了某些事,贼贼地笑着:“是是是,白卿卿小姐,这样总行了吧?”喔!可真没想到杨玮华会对这名女子这么迷恋。

    看来……再过不久就可以喝到他的喜酒了!

    一旁的白卿卿完全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只好一直赔着笑脸:“我是因为一本电话簿而和杨玮华认识的。”现在她可是十分感激那本电话簿,好好地供奉在家里。

    “一本电话簿?这怎么说?”徐永昌有点被搞迷糊了,一本电话簿就可以在一起了?那他是不是也要试试着,才有机会找到女友?

    杨玮华一回想起过去,就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他们两人会在一起,一定是老天爷安排好的。

    “是啊,我一不小心以电话簿砸中了他,就这么和他认识啦!”白卿卿据实回答。

    而她的答案则令徐永昌瞪直了眼,好一会儿之后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真的假的?”有趣,真是太有趣了,他仿佛可以见到杨玮华当时的表情。

    连忙往杨玮华的脸上看去,便见到他一脸尴尬、不自在的模样,想必他当时一定很糗。

    “哈哈哈……今天能够遇见你,所有的花费都是值得的,要吃什么,或是想要喝些什么,尽量点没关系!”徐永昌爽快地说。

    “谢谢你,徐大哥。”白卿卿开心地笑着。

    眼前的徐永昌十分和善、好相处,令她心情轻松愉快。

    “你想喝些什么呢?”回过头,她柔声问着杨玮华。

    杨玮华亲昵地在她的手掌心画圆圈:“都好,一切由你来决定就好。”

    白卿卿红着脸看着他的手。他在做什么呀?竟然当着徐大哥的面向她**,令她不知所措。

    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嘛!令她好难为情,但是心里头又甜蜜万分,心情十分矛盾。

    “那就……一杯卡布奇诺和一杯伯爵奶茶好了!”想要挣脱他的手,却没料到他反而一把握住她的小手,不肯让她逃开。

    杨玮华一脸笑意地看着白卿卿,真是爱煞她那脸红的娇俏模样,或许他一辈子也看不腻。

    坐在他们两人面前的徐永昌终于忍不住开口抗议:“喂喂喂,我人还在这,别把我当成隐形人了!”

    可恨的杨玮华,竟然故意在他面前和女友**,令他心痒痒的,也好想去交个女朋友。

    “哼!谁管你呀!”杨玮华连正眼也懒得瞧他,谁教他刚才大嘴巴说了些有的没的。

    “你……”徐永昌真的快被他给气死,他真是交友不慎啊!

    但是念头一转,想:何必计较这么多?多年老朋友没见面,用不着闹得不愉快。

    向服务生点了他们所要的饮料之后,他才对杨玮华说:“好久没见到你了,近况如何呢?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诊所的地址,记得有空来找我啊!”徐永昌从皮夹里怞出一张名片递给他。

    杨玮华接过一看:“喔!离我的诊所蛮近的嘛!”只有两条街。他也拿出名片递给徐永昌。

    “哈,没想到我们的诊所距离这么近,平时却都没碰面,工作真是太忙碌了呀!”

    做医生真的够累、够辛苦的,平时就连要好好休息,还得勉强怞空出来才行。

    “是啊!”杨玮华十分感叹地说,“但是为了赚钱,再累也要工作下去。”

    “啊?你说错话了吧?应该是为了生活,再累也要工作才对!你呀……这视钱如命的个性怕是一辈子都改不了。”徐永昌摇头叹气。

    “我就是爱这样讲不行吗?我就是爱钱,这犯到你了吗?”这关他什么事啊?

    白卿卿看他们两人一来一往地吵着,突然“噗哧”笑出声来:“哈……看来你们两人的感情真的很不错呢!”

    原本快打起来的两人一听见她所说的话,全愣了一下,随即异口同声地说:“谁跟他感情好啊?”

    “我告诉你,杨玮华以前在医学院读书有多小气,他把班上解剖过的鱼、青蛙全带回去煮来吃,还向同学要抄笔记的钱,更常常跑去当家教,到人家家里白吃白喝的,你看他够小气、视钱如命了吧?”徐永昌毫不留情地吐槽。

    杨玮华连忙反驳:“那些本来就是可以煮来吃的食物,而我辛苦地抄笔记,本来就应该向那些上课不认真的人收钱,请家教的人原本就要给老师吃的、喝的呀!我这哪是小气?是懂得持家。”现在哪有男人像他这么节俭持家的?

    所以他可是难得一见的新好男人呢!

    白卿卿听了忍不住大笑出声。哈哈哈……真是太绝了,没想到他以前会做出这些事情来,真的很爆笑!

    杨玮华轻皱眉头:“真的这么好笑吗?”她的笑声令他的自尊心受到小小的伤害。

    “嗯……有点啦!”她连忙收起笑意,害怕他以为她在取笑他。

    杨玮华柔情万千地对她说:“要是你喜欢听,我以后每天都会讲给你听。”还是笑容最适合她,不愿见到她皱眉烦恼的样子。

    “真的吗?”白卿卿开心极了。她早就想多了解有关他的事情了!

    “嗯。”为了她,他什么都愿意去做。

    坐在一旁的徐永昌则翻了个白眼。真是够了!可不可以别把他当成隐形人而一直在那儿谈情说爱的?!

    这时,服务生帮他们送上所点的饮料,杨玮华这才和徐永昌聊起以前在医学院的生活和朋友。

    白卿卿原本很专注地听着,捧着温热的茶杯,心情逐渐放松下来,最后眼皮愈来愈沉重,身体的重心往杨玮华的方向靠去。

    嗯……好累!他的肩膀好好靠喔!让她休息一下就好……

    杨玮华和徐永昌停止谈话,将视线落在白卿卿身上。

    天啊!她竟然睡着了!

    “白……”徐永昌正想叫醒她,却被杨玮华制止。

    “先让她睡一会儿,别叫醒地。”她今天一早就到孤儿院帮忙,一定累坏了。

    确定白卿卿熟睡之后,徐永昌连忙转移话题:“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什么意思?”

    “少来了,你会不知道我什么意思?”徐永昌啜了口香纯的卡布奇诺,接着继续说道,“你对她可是真心的?我倒是一直没忘记你的目标是‘麻雀变凤凰’,要讨个有钱的老婆,一辈子不愁吃穿。”

    “那又如何?”他冷冷地回应。

    他以前的确是这么想过,但是……现在想法有些改变。

    “可别告诉我,你有娶她的打算,她还年轻……咦?忘

本文网址:m.wangguo.cc/xiaoshuo/3655178/37978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gguo.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