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枣阅读网> 校园都市> 遇煞大赔本 >第七章-至-第九章

第七章-至-第九章

推荐阅读: 军阀治世 唯爱独尊 福妻临门 刁民在都市 那小子真帅 跃凡门 巫战天下 就因为我不是男人 熊走了 雷罚

    遇煞大赔本_第七章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h2></div>   月光下,三具尸体俯卧在土坑边,田蝙的坟被挖开,棺盖飞到一边,他的尸首衣衫不整,一副被人搜过的样子,贝阳谷将棺盖重新盖好,顺手将阮家那三名家丁提落土坑,一起埋掉。\\。r />

    元沧海有些害怕的站得远远的,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三具;尸首,贝阳谷说是被黑衣人打死的。

    她觉得很可怕,怎么有人动不动就杀人,那不是跟阮常一样坏吗?

    “好了,我们走吧。”

    贝阳谷满头大汗,她拿出手绢轻轻的在他额上、颊边按了几按,他看着她的目光让她猛然醒悟到,自己这么做似乎太逾矩,连忙说:“你自己擦一擦吧。”

    他微微-笑,伸手握住她柔软的小手,抓着她的手替自己擦汗,“多谢了。”

    “不客气。”她声若细蚊,满脸通红的问:怎么样了?像你想的吗?”

    “嗯,当票不见了。”贝阳谷说道,“都怪我没早点想到!田蝙知道东西放在自己身上不安全,所以故意拿到当铺典当,他在当铺后面不走,我看是不放心东西走出他的视线,倒不是非要在那养伤不可。”

    “那个黑衣人-开始以为他把东西交给你,是因为他在田蝙身上找不到,等到偷听你跟我说他来典当东西时,他才想到田蝙身上有当票,所以他来搜当铺。”

    “可是他并没有拿走伯伯当的东西呀。”元沧海双眼发亮,笑着把珠钗的事情说了。

    “你是说他当的是件棉袄?”贝阳谷惊道:“在你房里?”
    还好有这个陰错阳差,也还好沧海一开始没说这件珠钗替棉袄的事情,不然黑衣人就会知道其中另有曲折了。

    “嗯,不过我一开始没想到这件事。”

    “但说也奇怪,怎么田蝙身上只有一张珠钗当票?”

    “我看到伯伯把棉袄的当票放在鞋底。”元沧海猜测道;“会不会是他没找到?”

    “不会,棺里的尸首鞋被脱掉了,照理说黑衣人应该知道自己要找棉袄呀!”他又想了一想,“不过或许田蝙自己换掉了也说不定。”

    总之棉袄还在,我们快点回去看看。伯伯宁愿送命也不交出来,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他们立刻回到当铺后面的居所,进入房间之后,元沧海将收藏妥当的棉袄从包巾中拿出来。

    “就是这一件了。”

    贝阳谷将那件破旧的棉袄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说实在的,如果黑衣人要找的是这东西,那还不如给他算了。”

    “会不会是我们想错了?”她也不觉得这件棉袄有什么特别之处。他抓起棉袄,“不管了,沧海,给我剪子。”

    “你要剪破伯伯的棉袄?不好吧。”虽然如此,她还是从针线篮找出剪子,有些犹豫的递给了他。

    “没关系,他不会出声反对的啦。”他有点赖皮的说着,小心的将缝线都剪开。

    “咦?这是什么?”元沧海奇怪的将棉絮拉开,指着说:“那儿还有红线。”

    他伸手去抓,居然抓了一块白绢出来,“是地图!”

    她刚刚以为是红线的地方,其实是一个红圈,旁边写了小小的漕运两个字。

    贝阳谷脱口而出,“难道这就是失踪的漕运吗?”

    “什么是失踪的漕运?”元沧海好奇的说。

    “大概是二十二、二年前的事吧。当时北边的胡人大举南侵,朝廷急需军费,从富庶的江南调拨了大笔黄金、现银经由漕运北上,不过这笔钜资一直没有到达京城。”

    元沧海点头,“这就是失踪的漕运啊。”

    “嗯,当时负责的将军是梁先,他后来被处斩,他的副将卫保跟着黄金一起失踪,据说漕运失踪是他勾结贼寇做下的。”贝阳谷继续说道:“皇上当时震怒,将所有的从官以及相关人士或斩首或流放,牵连了很多人。”

    “可是那么多年了,这地图会跟当年的事件有关吗?”

    他耸耸肩,“我也不知道,不过有个方法可以确定,就是去把它找出来。”

    “可是……”元沧海拿起地图,“不知道这是哪里。咦,这里怪怪的,你看。”

    “嗯,有撕边的痕迹!啊,应该还有!”

    于是贝阳谷又埋首拆衣,找出了九张地图,这下山川河流都很明显,一看就知道是哪里了。

    “嗯,这在江南一带,扬州错不了。”

    “我明白了。”元沧海肯定的推测,“-定是分赃谈不拢,所以他们先把黄金藏起来,画了藏宝图分成十份保管,地图不完整就没人找得到。”

    贝阳谷笑道:“呵呵,沧海,那运宝藏去埋的人知道吧?”

    这么大一笔数量的黄金白银重量惊人,绝非几人之力可为。

    “说的也是,噢,我又想错了。”

    “不,其实也有可能。藏宝的人可能将带去的人全杀了,他制完这幅图之后分成十份,为了不让事情泄密,应该也作了些防范。不过我们猜这些都投用,反正也不会知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元沧海看着那幅地图,叹了一口气。

    “当作不知道。”他笑着说:“沧海,你手比较巧,把东西全塞回去把衣服补好吧。”

    她奇怪的问:“为什么?”

    “为了让你生活宁静呀。”贝阳谷直瞅着她,“你知道吗?自从认识你之后,我天天都睡眠不足,说真的,我快累毙了。”

    “谁叫你这样做!”她愣道:“又关我什么事?”

    “你麻烦事那么多,我要是不看着点,那还得了?”

    元沧海总算知道了,为何每次她有难,他总会适时出现,那并不是巧合,而是他的用心。

    但是为什么,他要对她用心呢?

    是因为,他对她动了心吗?

    元沧海对自己的这个推论,悄悄的脸红了。

    真傻呀!怎么能因为自己对他情怀暗生,就觉得对方也是同样的情形呢?

    他说她害他睡眠不足,难道他就不曾害她辗转反侧难眠吗?

    jjxc

    “可恶!”刘一刀在黑夜的树林中发出狂吼。

    “看样子不找帮手是不成的了。”

    他原本的计划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阻碍,害得他想要独吞的心愿落空。

    这么多年来的心血就要落空,他怎么能甘心呢?

    决定了,让他们来替他出力,之后再想办法除掉那些废物。

    反正那些土匪的脑袋全加起来也没他灵光。

    先把黄金找出来再说,他可不想像那些笨蛋寨主,成天只会担心别人觊觎自己的藏宝图。

    要不是田蝙坏事,将他好不容易说服各寨主拿出来的藏宝,图偷走,根本就不会有这些麻烦。

    那个小王爷主番两次坏他的事,跟他娘一样都是天杀的罪大恶极。

    气死他了,这次得来个大军压境,不用人梅战术不行了。

    jjxc

    贝阳谷得罪的人并不只有刘一刀而巳,阮常也已经透过关系,一状告到逐北王府去了。

    在书房里,逐北王贝乐才送走了宋相国,他虽然是武官出身,但却有着读书人的斯文和温和。

    “真是的。”他摇着头轻叹,“原来阳谷是跑那去胡闹了。”

    “王爷。”凛国公主皇甫晴文跨过门槛,说道:“你别理他,我相信阳谷绝非仗势欺人、倒行逆师之徒。”

    说她的宝贝儿子到东罗城去扰民,破坏店铺民生,还将人打成重伤,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宋相国来访,她虽然没有出来,但是他的来意和说词,通通都由仆人传达到她耳里。

    所以他前脚一走,她后脚立刻来了。

    “我也想相信阳谷不会如此乱来,不过……”贝乐又叹了口气,“唉,我看宋相国也不至于冤枉了他,说不定这事是有,只是不像他说的如此严重。”

    “王爷,虽然我对刚谷突然就比勤书带一名,说是未婚妻的女子回来很不满意,”皇甫晴文对自己的儿子很有把握,“但宋,相国说的我一个字也不信。”

    “公主,我看这样不是办法,还是让他早点回来才是。”贝乐有点头痛的说:“元姑娘的事总得弄个清楚。”

    “王爷你别担心,我让书豪过去说说,那姑娘看来也识大体,应该会知难而退。要是她不懂事,我也只好帮点忙了。”

    “书豪过几日就要上任,正忙着整理行囊,这节骨眼你还让他办事?”

    皇甫晴文笑着说:“谁要他是阳谷的姐夫?小舅子闯了祸,只好姐夫来帮忙了。”

    “就怕阳谷回来问起,不好交代。”贝乐烦恼的皱起眉,“公主,我看这事就先别管,先叫阳谷回来再说。”

    “他要是叫得回来,就不会让你烦恼啦。”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他长这么大,可曾闯过什么祸?放心吧,我相信他有分寸。”

    “依我看呀,这元姑娘的问题大过宋相国。我呀,是绝不能接受平民媳妇儿的。”

    “这一点阳谷他很清楚,还这么做,我看是存心要跟他娘我示威。”她摇摇头,“我要他多跟羽云郡王亲近,恐怕他是心里不愿意,故意弄个未婚妻来的。”

    “公主,其实婚姻大事,孩子们喜欢就好了,我们少管一些,也少些烦恼。”

    “你就是爱担心!你怕我帮孩子们作主,他们会怨我吗?你看行雨、停云和珑雾,不都过得很好?”

    这三个女儿,虽然只有行雨是她生的,但每个婚事都由她作主,过得都很幸福美满。

    因为她舍不得女儿,因此虽然已经嫁了,却还是留着女儿、女婿都住在王府里。

    一大家子天天见面,感情好得不得了。

    贝乐点头,但仍微带忧虑,“但是阳谷不比行雨和停云,我看……”

    “不用你看了,听我的就对了。”皇甫晴文一如往常,不管在皇宫还是王府,她都是如此强势。

    她不接受平民媳妇,就绝对不会改变想法。

    “王爷。”总管恭敬的立在书房外,等他们夫妻说完话才出声,“小王爷有信回。”

    “快拿来。”

    贝乐接过来一看,啊了一声,“怎有可能?”

    失踪的漕运,让他找到了?

    jjxc

    阮常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是整筐的人参补品罗列在地,成排的良医站在一旁,笑嘻嘻的贝阳谷立在中间,这都是真真实实的,而那个的话让他彻底的傻了眼。

    带了良药和神医来帮天祥治伤?这其中一定有图谋!他怎么会突然那么好心?

    难道是他贿赂宋相国的那笔银子生效,所以他来请罪了?

    贝阳谷恭敬一揖,“阮老爷,前几日多有冒犯,真是抱歉,不知道贵公子身体如何,有没有起色?”

    他不知道他的来意,于是哼了一声,“多谢关心,横竖是死不了。”

    贝阳谷再道:“阮老爷,我们又不是真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是吗?我这次来,是要请你帮个忙,如果不肯没关系,我马上就走。”

    “我能帮小王爷什么忙?你武功高强、身份尊贵,办起事来无往不利,人人都要让你三分,哪需要我?”

    哼哼,原来是有求于他,难怪会把姿态放低。

    阮常一想,虽然他几次让自己没有面子,又损了一些产业,但说起来倒真没有深仇大恨。

    跟这小王爷当朋友总好过当对头,再说起因也是自己儿子不好,觊觎人家的马,才意起风波。

    否则这小王爷也不会想找他麻烦吧?

    他要不大气一点,趁这个机会把梁子揭了,有这个小王爷一直找麻烦也心烦。

    “阮老爷这么说就错了。”贝阳谷摇头笑着说:“总有我办不到,需要众人相助的事。”

    “如果能帮到小王爷,我当然义不容辞,但要是无能为力,我也只能说抱歉了。”

    贝阳谷笑道;“这事说来紧要,换个地方谈吧。”

    于是阮常将他带人密室,听他说出请求,不由得吓了一跳。

    “你是说那笔漕运?小王爷别开我玩笑了,既然有消息,为何不发自己的人马去挖掘,而要我帮忙?”

    贝阳谷解释着,“那是朝廷的,我又不是不要命,怎么能派官兵去起?那笔数量实在太大,不拿对不起自己,又不能让朝廷知道,想来想去只有拜托你了。”

    阮常想,那乞丐虽然打伤自己爱子,但他也已经死了,留下的这笔宝藏的确很令人心动。

    他看了贝阳谷一眼,冷笑了一下。

    难怪他要亲自上门来示好,如果没有他出人帮忙,他要以一人之力起出财宝实在办不到。

    “我怎么知道这藏宝图是真是假?”

    “我也不知道呀,只是我的推测,但如果是假,又怎会有人抢夺?”他把黑衣人三番两次来找的事也说了。

    阮常还有疑问,“既然如此,怎么你不直接跟他合作就好,却要来找我?”

    “若那个黑衣人是能够合作的,那乞丐又怎么会死?”贝阳谷分析着,一,阮老爷,你因我的后台让我三分,别人可没你这气量。”

    “我一来怕死,二来怕麻烦,想来想去,还是阮老爷你最合适。”他微微一笑,“我不是骂你,不过我想你应该有兴趣才对。”

    阮常一听有理,“我是有兴趣,若真有此宝,怎么分?”

    他伸出手比了个五,“这宝藏起出来之后,我们一人一半。”

    “嘿嘿,小王爷,不是我贪心,我手底下的兄弟个个要分,你可只有一人,占五成似乎有点多了。”

    “这藏宝图是我的,分你一半是因为有风险,得要劳你的驾

本文网址:m.wangguo.cc/xiaoshuo/3682278/45470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gguo.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