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枣阅读网> 其他小说> 血娘子 >番外卷 之 水离忧 (-至-番外卷 之 水离忧 (

番外卷 之 水离忧 (-至-番外卷 之 水离忧 (

推荐阅读: 宫女惹状元 天下第一群 长生昆仑 虫族 异界指环王 帅神 重活传说 女监男警 泪眼渺渺 孤星传说

    血娘子_番外卷 之 水离忧 (三)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h2></div>   于是我便随着他一路往西楼走了去,那西楼是主上以往安顿看中的少年的,不过因为很少真正留人在血楼里,加上主上寻的多半是风尘中的男女,所以也都各有来处和去处,所以那西楼真正留下的人却不多,前后也不过几个人而已,也位于在血楼最僻静,最人烟少至的地方,所以我的到来,还让楼里已在的几个少年,好顿惊讶了一番。\ 。r />

    看到我额头的伤和一身的狼狈模样后,几人甚至露出了同情和可怜之色,想必多半以为我被主上欺负惨了,我虽猜到了他们误会,奈何这种事,却是无法将解释宣之于口的。

    林萍踪把我送到西楼走廊最外面的一间房里,“水堂主,马上会有下人给您送来沐浴和洗漱用品,您好好洗衣个澡休息半晌,干净的全新的衣服,属下下午会派人送来全新的!

    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没有,多谢林阁主!”有这样就足够了,我哪里还有别的需要?

    林萍踪无声的行了个礼转身离开了,在他走后不久,果然有两个小厮抬着一大桶水送了进来,也有丫环给我送进了干净的布巾,和一件白色的薄袍,以及一些梳洗的工具,然后

    就安静的退了下去。

    我到这一刻才真正放松把自己沉浸水中,想到昨夜和今早,犹自觉得一切宛如是在做梦般不真实!那样凌厉超绝的主上,竟然会对我如此之宽容和亲和,让我简直真的怀疑主上

    换了个人般了!

    洗了好长时间,确定自己的身上,再没有了那羞人的味道后,才起身擦干水渍,拎起那件白色宽袍一看,才发现料子不比之前脱下的那件纱缕厚多少,胸前还露出很大一块,不

    过一想到之前站在楼上看我的其他少年,似乎也都是这般装束,便也知道,这便是类似于堂主们的制服一般了,区别在于玄色的是邪堂堂主服,而这一件白色的半透明袍子是男宠
    的制服!

    我没有过多排斥的穿到了身上,坐到床边,感觉身体有点累了,不由自主小靠着睡着了!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有人急促的敲门,顿时惊醒过来,连忙去开门,以为是小厮们有急

    事,却看到一脸焦急,额头都是汗的林萍踪站在了门口。

    “林阁主,出了什么事?”

    “水堂主,主上请您立即去铁血楼开会,主上她似乎生气了!”林萍踪顿时把来意说了出来,我一惊,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林萍踪已经快步的往楼下走了,一边走一边道,“

    水堂主,请您快一些!”

    结果我都没来得及要求换一件衣裳,更没来得及束上批在肩上的发,就这么快速的跟着林萍踪一脚踏进了铁血楼!

    “水离忧参见主上!”一见到主上那有些崩紧的脸,我便立即双膝跪了下去,不是没有感觉到众人落在我身上,有些好奇又有些窥探的眼神,只是此时的我,眼睛里只有主上一

    个人的情绪,别人的我顾不上。

    “起来,过来!”主上道。

    我听得出她的声音竭力忍着发火和暴怒,我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怒,却也知道不能在这个时候让主上更不高兴,立即从地上起了身,几步走到了主上面前。

    不知是一路跟着林萍踪急赶过来,还是这不争气的身子实在到了强弩之末,不不定期一跪一起之间,我的身子都有些感觉要摇晃一般,我忍着,尽可能的让自己不动生色的站到

    主上面前,但是主上似乎还是发现了什么,“把手给我伸出来!”

    我只好把手伸了过去,主上扣住我的手,短暂的停顿了一下,然后便往我体内输真气,我虽感觉到了,却奈何我的丹田已空,所以主上纵有再多真气内力输我,也是没有用的!

    而我却恐惧着我的秘密终于还是被主上发现了,以后这样无用了的我,如何还能留在血楼之中?

    果然,我听主上的声音冷冷的道,“会议明天举行,尉迟修留下,其余都退下!”

    “是,主上!”随着这声话响后,很快铁血楼的大厅内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

    主上放开了我的手,却没有问我,而是问了一边的尉迟,“尉迟修,你说他是怎么回事?他的内力呢?”

    我的脸色也忍不住僵硬起来,不想连累尉迟,终究还是要连累他了吗?很想帮他,可是如今我自身都保不住了,此刻插嘴,怕是反而会害了尉迟,便也惟有闭嘴巴不吭一声了。

    尉迟看了我一眼,朝着主上便跪了下来,终于把我的一直在人前小心掩饰着的内力的秘密说了出来,“一月前的邪魔山大战,水堂主的内力已经折损了五成,这一个月一直是在

    苦撑着,怕被主上您发现,铁阁和锡阁阁主虽然被主上您所杀伤,但是手下的余孽却全是水堂主一人处置了的,而这一场下来,他的内力就更折损了三分,还中了刀!这两是又寒

    风入体,剩下的那两分真气也散落到身体各处去了,所以此刻水堂主的体内才会没有半丝的力!”

    我才上眼睛,心如死灰的等待着主上的宣判,一个已经一无用处的邪堂堂主,哪里还有留在血楼里的资格?

    然而我等来的却不是主上的怒火和严惩,而是一句,“如果尽心调养,能恢复几成?”

    “竭尽全力调养,也顶多恢复六成,已不足以担任邪堂堂主的职责了!”当尉迟修实事求是的说出我能恢复的最好状态时,我都始终没有听到主上关于要处置我的决定,反而是

    命令尉迟给我用最好的药,能恢复几成就几成。

    听到这样的话,岂止我,连尉迟都有些不敢相信,随后我就听到了他嘹亮夹着兴奋的‘是,主上!“,我知他是为我的命被保住而高兴。

    而我却在担忧几乎已经全废的自己,还能为主上做点什么呢?

    正在思忖间,却听她喊我,“离忧,过来,再走近些!”

    我缓缓的靠近,因为难以平复的激动心情,我的身子有些颤抖,却听她近乎温柔的声音说出更让我不敢相信的话来,“回去把衣服换回来,邪堂堂主依旧是你做,不过你如今的

    身体怕是不能太强负荷的操劳,邪堂下的六阁阁主,从现在起就脱出邪堂,不归邪堂管辖,让他们各施其职吧!这个明日我会在堂会上说的!另外,西楼和你原来的住处,就不要

    再住了,把东西收拾一下,搬到血炎楼来住吧!”

    难以置信、惊讶、暗暗的喜悦和无法克制的激动,让我几乎不知道该说些做些什么才好,看着主上的脸,好一会才惊觉失态的低了下来,“是,主上!”

    “好了,你先下去吧,尉迟修留下!”我听到主上如此吩咐,我的喜悦过后,又不禁为尉迟的处境担心,但是留下我也保护不了他,甚至连看他都没敢多看一眼,就低头离开了

    !

    离开铁血楼后,我不敢稍有耽误的便回到了自己住的房间,收拾了简单的一个包袱后,就一刻不敢耽误的回到了主上的血炎楼,因为没有得到主上的安排,不敢私自确定住哪间

    房,所以我只好安静的守在房门口,等待主上的回来!

    大半个时辰之后,主上终于回来了,脸上的神情有些凝重,我连忙敛正心神,恭敬的道,“属下参见主上!”

    虽然我很想叫她一声她的名字,但是我却不敢真的喊,只敢在心里想想!而我也实在有些想知道慰迟是不是跟主上说了什么,或者尉迟惹恼了主上,所以遭罚了?然而我也不敢

    问。

    “你既然自作主纺的搬去了西楼,便是认了你从此是我的人的这个事实,此刻还自称什么‘属下’?以后就用名字自称你自己吧!”

    主上说这话时,语中分明有恼怒之意,我偷偷看了看她的脸色,却发现脸上倒并没有露出严厉的神情来,心里便也放松了许多,知道主上并不是真的在责怪我,现在的我,也慢

    慢有些明白主上有时说的话,并不是真的如她嘴上说的那般意思,即便如此,主上的心思也不是我轻易可以揣测的,所以我依旧恭敬的道,“是,主上!”

    然后主上便走进了房,我跟在她身后三步远的地方,没有说话,主上在桌边坐下后便道,“以后你便住在我这里吧!”

    我有些惊讶的看向她,主上说的那个‘住在这里’是指住在她的房间了吗?原本只指望有个角落的房间可容身就好了,没想到主上竟然允许我住进她的房间吗?是不是代表着以

    后主上她要和继续睡一床?

    我一时不知是高兴还是有些担忧,而主上的脸却在接触到我的目光后,又补充了一句,“我会让人重新在房里放张床的!你可是认为我是个没信用的人?”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事实上,我心里对能和主上睡一张床还是惊喜大过担忧的,但是主上似乎又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立即想要解释,然而脱离口而出的却是,“离忧不敢!主

    上素来一言九鼎!”

    说完,我就后悔的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恼自己怎么永远在主上面胆就完全不会说话了?

    “那便不要把你害怕流露给我看,我说过除非你自愿,我绝对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

    果然,主上真的误会我了,我不是害怕,我真的不是,然而此刻我除了认错之外,依旧没有勇气给她解释,“是,主上,离忧错了!”

    好在,见我认了错,主上的神情好了许多,“嗯,陪我去!这里自有人收拾安排!以后举凡我房内的杂事,都由你负责了,别的仆人只在出了这个门后张罗,你明白吗?

    “是,主上!”我立即低头恭敬的道,心里却忍不住开心,这就代表着以后我能天天和主上朝夕共处了!

    我耐心的等待着主上先行,但是主上却在走了两步后,就退了回来,坐到了凳子上,我立即意识到主上她想做什么,赶在她弯腰前,我已经蹲在了她的面前,双手扶在她的靴上

    ,仰头看她道,“主上,让离忧来吧!”

    主上她似乎也有些惊讶,怔怔的好一会,任由着我把她的两只靴子轻柔的脱下后,才回过神来般,“把袜子也脱了吧!”

    我自然低头应允。

    把那布袜解开后,主上那双白皙美好的脚便露出了出来,小巧而玲珑,雪白而莹润,竟然连一点点瑕疵都没有,让我看得差点失了神。

    这虽说已不是第一次见到主上光裸着的脚了,主上差点被我的腿绊倒的那一次,我也是先看到这双美好的脚的,然而却没有如这一次般,如此近距离的看到,晃的我的眼睛有些

    花,脸上还得尽量掩饰着内心想要去摸一把的渴望,不想让主上以为我对她有不轨的心思。

    好一会,主上才把脚缩回,踩到地上,“走吧,去书房!”

    我低头垂眼道,“是,主上!”

    心里同时也松了一口气,生怕再这样看下去,我会真的忍不住伸出手去!

    走出门的时候,外面突然间下起了大雨,主上她就站在门口定定的看着雨中的风景,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从侧面看过去的我,发现她的嘴角都弯起来了,分明心情很好的样子

    ,我不由也暗暗高兴了起来。

    初秋的气候本就有些微凉了,加上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秋雨,风吹的我单薄的衣服感觉有了几分凉意,我不由自主颤抖一下,主上似乎感觉到了,突然间便转过了身子,微笑着朝

    我伸出一只手,“离忧,把你的手给我!”

    我看着主上那白皙粉嫩的纤手,又不免想起之前那双同完美瑕疵的玉脚,不由有睦迟疑是不是真的把手给主上,然而看到她眼里的鼓励和耐心之后,我还是忍不住把手递了过去

    ,主上的手暖暖的,滑滑的,她似乎也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握着我的手,并没有多余的举动,不多时,我便感觉到了一股暖流被输送进了我的体内,我有些感动和惊讶的看向她,

    她明知道我的内力所剩无几,这会儿输给我内力,也是白白浪费的,但是她还是输了过来,只为了让我暖身吗?

    我突然间真的觉得有点不懂她了,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进了血楼十年,从前的主上从来不曾对我这么好过!

    我细细的看着她的脸,想从她脸上搜寻出什么来,却对上了她正戏谑着看着我的眼睛,我一下子就低下了头,感觉脸都在发烫了,真是该死,我居然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盯着主上的脸看,就像个登徒子一样,真是太,太丢脸了!

    主上却牵我的手一路进了书房,看着好在软榻上躺了下来,手里握着一本书,我有些手足无措的不知该做什么好,难道还是像上次那样给主上按摩腿吗?我可没忘记主上上次似乎是说我按摩的不好,那今天该怎么办?

    正当我踌躇着的时候,我却看到主上仰头对我微微的笑道,“离忧,会抚琴吗?”

    我立即点头,暗暗松一口气,我会的东西实在不多,不过操琴奏乐正好是我唯一的长项,我靠这个生活,也靠这个生存!

    “抚一曲吧!”她指了指书桌后的椅子,让我坐那里,那是书房里唯一的一张椅子,因为主上的书房,是任何其他人都没有资格坐的,然而现在并没有琴,主上却让我坐她的位置,不免在些心慌,却也不敢不走过去,小心翼翼的刚坐下,便有人送来了一张琴,还正是我惯用的那一把,免去了我还要调音的过程。

    正把手放上去,主上清悦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弹别人没听过的给我听!”

    我连忙称‘是’,心中雀跃不已,终于今天能为主上做一件我自己拿手的事情了,这几次来,我似乎总是惹她生气了,按摩让她感觉不舒服,去侍寝还被主上发现我吃了**,还让主上为我做了那羞人的事等等,每一件都让我觉得很是惭愧,现在主上想听曲,我一定要好好弹,好在我习过的曲子,很多都没派上过用场,自然也没人听过,已经弹过给人听的那些首曲子,虽然听的人已经死了,但是既然已经弹过给人听了,便不会再弹给主上听。

    我要弹我最拿手的曲子,让主上欢喜,起初,我的确是弹的很认真,也很欢快,只是不知不觉中,我便越来越认真了,也完全沉浸进了乐曲之中,直到主上那纤细白皙的手按上我的琴弦时,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难道我弹的不好,主上她不爱听吗?

    “离忧,你可知道你错在哪里?”她问我,表情有些叹息,又有些怜惜我。

    我错愕的看着她,我是真的不知道我错在哪里,我没有弹错,我弹得很认真,一个音符都没有出过差错阿!

本文网址:m.wangguo.cc/xiaoshuo/3683412/45873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gguo.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