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枣阅读网> 校园都市> PK野蛮王子 >第九章-至-后记

第九章-至-后记

推荐阅读: 都市透视眼 始皇天下 盛世官商 重生在人间 俏爱迷糊蛋 重生之绝代商娇 电子竞技之王 穿越之相守一生 玉观音 医圣传承

    pk野蛮王子_第九章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h2></div>   王洛尧这辈子从来不曾感到这么绝望过。全//本\

    与宛瑜相识,进而相恋以后,他以为他已经得到全世界的幸福,却没想到命运再一次的捉弄他——

    宛瑜失忆了!

    她识得她的同事,识得她的朋友楚沅沅,甚至记得从小到大的种种,唯独忘记了他!

    有关于“王洛尧”的一切就像离奇失踪的档案,在她的记忆中呈现一片空白……不,并不全然是空白,她的记忆遗忘了他,但是她的身体没有!当他靠近她的时候,她会莫名的紧绷起来,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畏惧、戒备地看着他。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为什么……”王洛尧将额头抵在病房外的墙上,痛苦而不甘地握拳槌击,直到把自己的指节捶出血丝。

    “尧!”江震强硬地拉住他,制止他这种近乎自残的举动。“冷静一点!”

    他和王洛尧认识这么多年,从没见过他这样情绪崩溃,他一向是冷静自持的!

    “我不要冷静!你要我怎么冷静!?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为什么又怕我了?我不要她怕我!该死,我不要她像以前一样畏惧我啊!”王洛尧绝望地嘶吼。

    “尧,这只是暂时的,她脑中因撞击而产生血块,血块正好位在大脑海马回的部分,使她的大脑记忆区——”江震忽然住了口,因为他发现不管他怎么解释,王洛尧根本就听不进去,他现在正沉浸在绝望的深渊里自暴自弃,于是他决定改变作法。

    “尧,我们安排宛瑜住院观察三天,三天后她若不愿跟你回去,我可以安排她住进特等病房,让她在我的医院里安心的休养。”
    王洛尧蓦地转过身,双目喷火地怒瞪着江震,像是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必须跟我回去!她是我的妻子,我绝不会把她一个人留在医院里,我会带她回家,亲自照顾她!”

    “这我当然知道,问题是她自己没有身为王太太的自觉啊!”江震残酷的提醒他,“你也看到她今天对你产生的反应了,要是她跟你回家,天知道她会发生什么事?她现在最好避免无谓的刺激,以免病情适得其反!”

    “你认为我会刺激她?”

    “坦白说……对,我是这样想的,放你和她在一起,对她没有好处。”

    王洛尧一把揪起江震的衣襟,“把这句话给我吞回去!”

    “为什么?我是实话实说。”

    说完这句话,江震有被揍的觉悟。

    而王洛尧果然没让他失望,狠狠朝他的下巴一拳挥过去。

    江震闷哼一声,踉跄后退两步,背脊撞上白墙。

    靠,好痛!他出手真狠!

    江震站稳脚步,用手背抹去嘴角的血丝,硬着头皮故意激他:“你对我发脾气有什么用?她怕你,这是铁铮铮的事实!”

    “我会让她想起一切,我会让她不再惧怕我!”说完这一句,王洛尧怒极地扬长而去。

    呼,成功了!江震不由露出微笑。

    与其放他自怜自艾,不如激怒他,让他从绝望中走出来,瞧,成效很好不是吗?

    想到这,江震不由加深了笑容,不意却扯动了口腔的伤处,痛得他倒吸一口气。

    “嘶……要命!可恶的王洛尧,要扁人也不挑一下地方,居然打我的脸,这下有三天不能去把妹了!”

    ******

    “宛瑜。”

    听见王洛尧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距离之近,使她不由惊跳一下。

    “什么事?”她怯怯地问。

    从医院回到“家”后,就只剩下她与王洛尧单独相处,这让她紧张莫名。

    看着她有如惊弓之鸟,王洛尧的目光黯了。

    他知道她只是暂时的失忆,可是她的反应仍是将他刺伤了,但他又能怎样?她已忘了他,现在他只能忍受最深爱的妻子,用陌生而畏怯的眼光回视他。

    “喝杯牛奶,你和宝宝都需要补充钙质。”他将杯子递过去。

    “……好。”

    宛瑜接过杯子,当他的手无意间抚过她的指,她仿彿被刺到般,猛嘶缩回手,整杯牛奶就这样打翻在地板上,杯子破了,玻璃碎片四溅。

    “对不起,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宛瑜低呼一声,就要伸手去捡拾地上的碎片。

    “别动,不要捡!”王洛尧大声喝止她,“坐回沙发,离那些碎片远一点!”

    宛瑜被他吼得面无人色,只能乖乖地缩回沙发,看着他带着压抑而愤怒的神情,处理地板上的狼籍。

    宛瑜既自责又沮丧,打从今天自医院返家,他们两人的相处模式就处在极度紧绷的状态。

    所有人甚至是正式文件,都证明了她是王洛尧的妻子,王洛尧的每个朋友都信誓旦旦地说他们俩有多么相爱,甚至已经有了爱的结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不起来,她唯一记得的,就是当王洛尧接近她时,下意识反应出来的压迫感。

    她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楼梯上摔下来的了,她只记得自己仿彿作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个巨大的黑影在追逐着她,她像是被选上的猎物,不管她跑得多快,总是甩脱不了。

    她看不见那个黑影确实的样貌,但是她认为那就是王洛尧。他有一双锐利、不知放弃为何物的坚毅双眸,就和梦里的黑影一模一样。

    如果王洛尧真是她的丈夫,并且如别人说的他们那样相爱,为什么她不但记不起来,还对他怀抱一种恐惧?

    宛瑜怎么也想像不出自己与王洛尧的婚礼,更想像不出他们两人竟共同拥有一个小生命!

    清理完地板,王洛尧陰郁地望着蜷缩在沙发上的宛瑜。

    他知道他不能对她发脾气,但是他真的有种冲动想捉住她、摇醒她,问她他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这么惧怕他?

    破王洛尧这样盯着看,宛瑜感觉自己仿彿成了美洲豹的猎物。

    怎么办?她真的没办法承受王洛尧给她的压力,在医院时她应该更坚定的拒绝他才对,否则像现在这样,该怎么相处下去?

    “宛瑜。”他再一次叫她。

    宛瑜抬起苍白的小脸,眼睛望向他之后又急急逃开,“我很抱歉……”

    “不要说抱歉,我只要你告诉我,你究竟在怕什么?”王洛尧在她面前蹲下,强制将她转向别处的脸转向自己,“看着我,告诉我,我让你觉得可怕吗?你在害怕我会伤害你吗?”

    “伤害”两字再度使她想起那个梦境,而王洛尧身上有一种迫人的猎人气质,也许这就是她对他感到害怕的原因。

    她垂下眸子,嗫嚅着:“我不知道……”

    可惜这不是王洛尧能接受的答案,他有些动怒了,“什么叫做不知道!?你难道连对自己的感觉都不明白吗?”

    她又摇了摇头,这次连话都不说了。

    王洛尧蓦地放开她,挫败而躁怒地在她面前踱步。

    老天!他究竟要怎么做?他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唤回过去的宛瑜?

    王洛尧冒火的神情让宛瑜几乎想逃走,但她的足尖才堪堪点地,王洛尧马上就发现了,在她来不及跑开之前便一把捉住她。

    恐惧在她体内炸开,宛瑜终于受不了的放声尖叫,拚命挣扎。

    “放开我!放开我!”

    王洛尧痛苦地将挣扎不休的她压进怀里,宁可承受她的拳打脚踢也不放手。

    “宛瑜!你究竟怎么了?你为什么这么怕我?你要我怎么做才不再怕我?告诉我,我该拿你怎么办?我该拿你怎么办?”

    宛瑜无法回答,因为下一秒,她因为太过激动,在王洛尧的臂弯里晕了过去。

    ******

    宛瑜在深夜时分醒来,陌生的环境使她有一瞬间的紧绷,但是当她发现房中只有她一个人时,那紧绷的心情马上就放松下来。

    还好,王洛尧不在这儿。

    宛瑜知道她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毕竟他没有真正的伤害过她,但她就是莫名的怕他。

    王洛尧长得并不可怕,事实上,他长得非常好看——瘦长的脸型,方正的下巴,一双左右飞扬的剑眉,鼻梁挺直,嘴唇宽而薄……他有一张充满贵族气息的脸庞,但他的双眼却不是温和无害的,那是一对猎人似的眼睛,锐利、严峻、危险并具有威胁性,似冰封的深潭,望不见底,让人无端产生一种敬畏感。

    每当他用这样的一对眼睛望着她时,她就下意识的想要逃开。

    所有人包括沅沅与那个江氏医院的年轻院长,都说她和王洛尧“恩爱甚笃”,如果他们真的这么相爱,她怎么可能会遗忘他?自己究竟是怎样与他相恋、结婚,甚至怀有两人共同孕育的宝宝……这些重要的事,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忽然,她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宛瑜连忙闭上眼睛装睡,因为她知道,进来的人除了王洛尧,不会再有别人了,而她还没准备好面对他。

    他来到床边,宛瑜感觉床沿微微地下陷,并且嗅到他身上有着沐浴过后的清爽气息,她也感觉他正就着柔和的床边小灯注视着她,那亘古长久的凝视,使她的心跳不自觉的加快。

    然后,她感觉自己唇上一爇——他吻了她!

    宛瑜惊跳而起,根本忘记自己在装睡。

    “醒了?”王洛尧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嘲弄。

    其实他早就知道宛瑜已经醒了,相处了一年,他们曾是最亲密的人,他熟悉她的所有表情与反应。

    她不愿意张开眼睛,表示她不想面对他,也不想被打扰——这想法令他无法忍受。

    宛瑜红着小脸看着他,这才发现王洛尧头发微湿,穿着深蓝色的浴袍,从微敞的衣襟交叠处,还可以看见他结实诱人的胸膛。

    她连忙别开视线,感觉自己连耳朵都发爇了。

    “这么晚了,你……不去睡觉吗?”她不自

本文网址:m.wangguo.cc/xiaoshuo/3744801/62924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gguo.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