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妻:绑定亿万老公 独白(二)-至-独白(六) 免费阅读,下堂妻:绑定亿万老公小说下载-海枣阅读网_海枣阅读网
海枣阅读网> 校园都市> 下堂妻:绑定亿万老公 >独白(二)-至-独白(六)

独白(二)-至-独白(六)

推荐阅读: 戏抢檀郎 军少体力好夜夜战h章节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 隋唐英雄芳名谱 踏雪尤知春寒 异世之绝色仙尊 都市猎艳苏酥后插 拾爱小恶女 无清 豪门猎爱纪少别太坏

    下堂妻:绑定亿万老公_第7卷 独白(二)_全文阅读</h2></div><div class="title">下堂妻:绑定亿万老公 第7卷 独白(二)</div><div class="content">    我瞪了她好久,从诧异变为看好戏的心态,我不想告诉她实情,反倒很好奇,如果顺着她的思路,上床之前应该有哪些步骤?

    结果证明,这种仁慈的想法是个错误。

    她像个花痴一样盯着我的脸发呆,虽然我所有女人都极度迷恋我,但她们大都出于畏惧,从不敢这样不加修饰、甚至可以说是赤果果的眼神望着我。

    这还算了,最可气的是这个女人,竟然突然皱着眼皮直摇头,手上的毛巾还在我脸上一个劲地乱抹!

    我有点火地甩开了她的手,本来要“怪罪”的。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一脸无辜地看着我,美若秋潭的大眼睛惊慌失措地在眼眶里转动,最后居然还憋着嘴偷笑!

    这样的反应,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料。

    换做是其他女人,这样冒犯龙颜,还不应该快点磕头认错才对?

    可她非但没道歉,反而非常认真地问我接下去该怎么做。

    这是第一次,我在后妃那里过夜,感觉自然舒畅,不用浪费时间观看矫揉造作的戏码。

    后来几天,我在批阅奏章3的时候,她的脸孔会时不时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是一个把政事和女人分的很清楚的人,在处理政务的时候想某个女人,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它让我感到警惕。

    于是,我打算除掉她。

    我不需要用cc的名义下诏废后,只要破坏后宫的平衡,女人间的战役就会一触即发,自然有人会替我解决麻烦。

    从小生在宫闱争斗之中,使我对耍权谋的手段了如指掌。

    我开始连续数日临幸她一人,后宫的反应很迅速,她立刻成为后宫舆论的焦点,所有女人的眼中钉。

    也许她并没有错,但谁让她是殷寿的女儿,女人只要和政治扯上关系,就只能做男人手中的一粒棋子。

    我非常清楚,只要这种情况持久下去,她早晚要住进冷宫。

    虽然如此,我心底里,并没有因为将要铲除她而感到丝毫快感,反而在这几晚的交000合中,更加渴望她的身体。

    我对女人一向很下得了狠手,可是在她面前,我彻底失算了。

    她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关心起我的饮食起居了,还当着王能德的面,多管闲事地问东问西,扬言要照顾我的一日三餐,更离谱的是直接叫我的名讳!

    王能德把这事告诉我之后,我就莫名地觉得不痛快,于是准备去禁园散散心。

    想不到又碰到这个女人!

    上回的教训看来还不够深刻,她还有胆子来禁园。并且,嘴巴里一直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我走进听,才发现她还真不知羞地亲昵称呼我为“老公”、什么我和我养的狗一样,都要欺负她?!

    我瞪着正同我钟爱的“如风”相谈甚欢的她,气不打一处来。

    一直以来,“如风”只听命我一人,其他任何人都驯服不了它。

    可是这个女人倒挺本事,“如风”似乎很喜欢她的样子,竟然在她的抚摸下,舒服地摇头摆尾。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心情,真特别滑稽。

    我很难描述我当时的心态,可能是我嫉妒她轻松地笼络了我的爱犬,更可能的是我排斥女人用关心我的名义企图干涉我。

    那天,向来有很好自制能力的我,破天荒地冲女人发火。

    一般来说,我都认为女人是不值得动怒的人群。

    我狠狠地责难她,她委屈地直掉眼泪,后来可怜兮兮地说她喜欢我。

    她越是这样,我越是不爽。

    于是,我的态度更加恶劣,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她默默地接受着,哭得像个泪人。

    她从小娇生惯养,应该从来不曾有人这样训斥过她。

    我对她发脾气的时候,她的脸色苍白,活像一个受气包似的杵在地上,动弹不得。

    我不是那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但她那副我见犹怜的委屈模样简直就是在催发我的犯罪感。

    这让我更加火大!

    我怎么也想不到,原先只不过想使计除去她,却反倒给了她“登堂入室”的机会。

    她好像一早就知道我的目的,故意先发制人,试图用这幅可怜兮兮的媚态来打动我。

    否则,无法解释,她为什么总做出些在我预料之外的事?

    之后,她向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来打扰我的日常生活。

    如果她果真能遵守诺言,也许我们之间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揪扯不清。

    不过,这可恶的女人竟然堂而皇之的食言。

    她假借王能德的名义开始给我定时送饭,后来还是被我撞见,才打破了她的如意算盘……

    说实话,她做饭的手艺不过平平。

    王能德只拿给我看了一次,我碰都没碰一下。

    后来,王能德就再也没拿这种色香味皆差的东西过来了。

    看着这么不识相的她,我再次动怒了——

    那时,我觉得她很可恶。

    我甚至残忍地告诉她,我对她的重新只不过想“借刀杀人”而已。

    但她好像听不人话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还一针见血地问我——

    “是不是只是想从被你伤害的人身上,看到你曾经的影子?”

    我气得真像缝了她的嘴!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她惹得我动气了!

    最让我记忆尤深的是,她还理直气壮地告诉我,我之所以可以轻易让她痛苦,仗得不过是她喜欢我。

    然后,就大胆地拉起我的手,把她那只破膳盒硬塞到我手上!

    我难以相信,这是个女人敢做的事!

    我脸色很臭,瞪着她纤细的背影,我恨不得把她捏的稀巴烂!

    可笑!她喜欢我,就很了不起?

    喜欢我的女人多了去了,难道我都要一个个地去感谢一遍?

    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不对劲。

    第二天居然为了等她,一直饿到下午。

    期间,王能德问了我多次要不要传膳,都被我回绝了。

    我暗暗发誓,如果这个言而无信的女人再敢出现在勤政殿门口,我一定要她好看——

    可恶的,竟然敢耍我?!

    直到江佑赫找我来谈北方军备的事,我才暂且把这事搁下。

    江佑赫虽然不是我的同宗兄弟,但是我们俩的交情匪浅。

    他是个极聪明的人,我刚即位的时候,他为我巩固帝位、平叛战乱出了不少力。

    并且,对待女人,他和我一样没心没肺。

    所以,我们的交流向来极有默契。

    我听说他小时候家里给他订下一门娃娃亲,好在女方家里后来不知所踪,否则真要嫁给了这个花心风流的江佑赫,估计常年独守空闺是难免的了。

    谈得正是关键时刻,这个女人又来烦我了。

    她在殿外拼命地叫我的名字,弄得我十分尴尬。

    我头一次在江佑赫面前丢脸,就是拜她所赐。

    江佑赫坚持要出去“见识见识”,我碍于面子,留在殿内。

    想到这个江佑赫蛊惑女人也很有一套,我居然有点不舒服。

    我在殿内,和外面还有一段距离。

    不能很清楚地听到他们对话,但又可以看见他们的人。

    特别是江佑赫那张调侃嬉笑的脸,今天看着格外碍眼。

    后来,我趁江佑赫叫我出来的机会,试图把他拉回殿内。

    当然,那时,我并不准备理会殷霜,我还在生她的气。

    是她主动拦住我,又是当着那小子的面直接叫我“天介”,连姓都省了。

    江佑赫刚好借题发挥,弄得我堂堂一国之君,连个下的台阶都没有。

    和她相处久了,我发现她的性格很独立、但又不失女性的温婉。

    就算我对她态度不好,她也只是一个劲地和我解释。

    后来我才从她口中知道,原来是我误会她了。

  &nbsp

本文网址:m.wangguo.cc/xiaoshuo/3808856/100433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gguo.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