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UP 7-至-小礼物Ⅰ 免费阅读,HOTUP小说下载-海枣阅读网_海枣阅读网
海枣阅读网> 校园都市> HOTUP >7-至-小礼物Ⅰ

7-至-小礼物Ⅰ

推荐阅读: 真爱无敌 网游之近战法师 上帝武装 极道男没人性 相守一轮春秋 无上降临 误入歧途 历史的狼性征服:大唐开国的政治真相 你是我难忘的殇 蛊惑天师

    hotup_7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h2></div>   「嘟嘟嘟……嘟嘟嘟……」

    好梦之时,电话声会显得特别恼人。// .  ⑤. //不过正在安若杰梦里的,不是什么美丽情景,而是一个小鬼一直在哭的烦人画面。

    昨天才刚分手,为什么马上又梦见?他一点都不想念那两天的褓母生活,甚至可以说是很高兴终于解脱,公寓门也修好了,他回到自己的窝里重新开始他闲散的日子,一切都是这么美好。

    是由于之前的记忆太鲜明,所以还残留在脑海里?

    嘟嘟的电话声持续回荡在室内。

    「嗯……」

    他伸长手,从地上捞起手表,瞇着朦胧的双目细看。

    凌晨四点二十三分。

    他把手表丢到角落的衣服堆里,蒙住头翻身再睡。

    「嘟嘟嘟……嘟嘟嘟……」

    彷佛他不接电话就绝不罢休,打电话的人顽固地和他对抗。
    安若杰用衣服摀住耳朵,就是不理。

    最后,电话声终于停了。

    安若杰才想着自己胜利了,正打算继续好眠。该死的铃声又来了。

    这次还是室内电话和手机一起响起来!

    「——吵死人了!」他恼怒地喊一声,伸长手在凌乱的茶几上抓起手机,劈头就道:「如果不是有要紧事的话就不要再打来,是打错的话等我睡饱就砍你全家!」

    他说完就要挂掉,电话那一头却传来斯文男子的声音>

    「她不见了。」

    「……谁?」谁不见?

    「小莹小姐……她从昨天傍晚就失踪了。」斯文男子道。虽然事情紧急,他还是相当冷静。

    「搞什么?」安若杰左手一耙头发,坐起身来。他才把人交出去,结果一下子就被弄丢了?小鬼叔叔的保镖是干什么吃的?

    不……等等。

    安若杰稍微沉吟,问道>

    「小鬼在哪里不见的?」

    「就在饭店的总统套房。」

    「那小鬼叔叔呢?当时人在哪里?」安若杰又问。

    「歹徒是趁他不注意,把小莹小姐绑走的……」

    安若杰打断他。

    「你若不是在装笨,就是还在考虑别的事。」这个小学国中总是考最后一名的友人,无论有几个科目,总分数加起来却每次都是一百分。他或许成绩单难看,但绝对不是个笨蛋。安若杰直接道:「把那皇甫什么叔叔的电话给我。」

    斯文男子停顿了一下,道>

    「……为什么?」

    真受不了。

    「烦死了,你去考虑你的事,我做我想做的事。」安若杰起身穿起外套。

    「我原是要问你,小莹小姐身上是否还有你装的发信器,或者有什么可以帮忙的线索。」斯文男子说道。「皇甫政先生倒下后,新闻媒体就一直注意了,虽然暂时运用关系强压下,但也不知能持续多久……」

    「电话给我。」安若杰懒得废话。

    「之前的事情已经结束。我这次并没有打算拜托你……」

    安若杰直接打断他。

    「电、话。」

    斯文男子似乎稍微叹息了,他报出一个号码。安若杰记下后就收线,然后按着那个号码打出去。

    手机接通的声音响起,他不客气地道>

    「你侄女在哪里?」

    ☆☆☆

    当皇甫莹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非常柔软的大床上。

    望着天花板,药效让她的脑袋还有点浑沌,直到想起自己昏迷前的事,她才赶忙爬起来。

    「咦?」

    她环顾着四周,这里是一个豪华美丽的大房间,屋里的摆设、装潢,都跟她和爸爸出游时住过的饭店相当类似。

    她不是被抓走的吗?可是没有被绑起来呢。皇甫莹低头望着自己自由的手脚,或许是因为这样,稍微不害怕了一点,但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地愣坐在床铺上。

    对了,叔叔呢?还是要先离开这里才行。

    她下床,还没走向门口,「喀达」一声,门就从外面开了。

    皇甫莹心一跳,不禁僵住身体。

    门扉咿呀地开启,缓缓进入房间的,是一个坐着轮椅的白发老人。

    「……李伯伯?」皇甫莹不觉唤出口。她见过这个人,是爸爸的朋友,和爸爸吃过好几次饭。

    优雅的老人挥挥手,让身后推轮椅的下人退出去。接着对皇甫莹微微一笑,喊道>

    「小莹。」

    「李伯伯……好。」向认识的长辈问好是良好家教所养成的习惯。

    「呵呵。」老人有趣似地笑出声音。「好、好。」

    因为是相识的人,老人的态度也很友善,比起刚清醒时的彷徨,皇甫莹现在几乎完全放下戒心了。

    「李伯伯……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她问。

    「是我托人把妳带过来的。」老人微笑,像是在安抚她。「抱歉,用那么粗鲁的方式,但是当时没有时间和妳说明,只好先把妳带离开那个人身边再说。」

    「那个人?」皇甫莹疑惑地重复道。

    「妳叔叔,皇甫静。」老人说道,似乎对那名字有很多负面的思绪,脸色遂变得凝重起来。「小莹,接下来,妳可能会觉得李伯伯是在胡言乱语,但李伯伯还是要告诉妳,妳别听妳叔叔说的话,他说的任何事都别听。他不是什么好人。」

    皇甫莹微微愣了愣。

    「……咦?」

    「他一直想要从妳爸爸手里夺走整个公司,以前就是失败过一次,所以他才跑到国外,现在妳爸爸生病倒下了,正是大好机会,他不是迫不及待赶回来了吗?」老人正经地望住皇甫莹,道:「他想要利用妳对他的信任啊!」

    「叔……叔叔?」想要利用她吗?皇甫莹圆睁着漂亮的眼眸。

    老人缓慢地道:「以前,他就一直在讨好妳了不是吗?只有妳生日才会回来,其实是因为妳爸爸在,所以禁止他和妳见面,但他还是厚脸皮地跟妳有所联络。妳爸爸担心妳被欺骗,但又不能对还小的妳解释这些,妳妈妈过世后,妳爸爸就希望在妳心里,你们的家是完整美好的。妳爸爸病倒之前,曾经拜托过我,不能让他得逞。所以,我只好把妳带离开他身旁。」

    皇甫莹闻言,无语良久。最后,她轻轻地低下头>

    「……是吗?」

    老人见状,安慰道>

    「我知道妳很难过,但这都是事实。」他停顿了一下,长长地叹息着。「伯伯和妳爸爸认识许多年,所以,妳是我的责任。」

    皇甫莹没有说话,只是略微发怔地站在那里。

    老人道>

    「妳今晚就住在这里,伯伯会想办法帮妳对付妳叔叔的。」

    「我……想要回去。」她交握着双手,抿住嘴唇。

    「回去哪里呢?若是被妳叔叔找到妳的话,妳一定会被伤害的。知道真相,或许心里会很难受,但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被骗的好。」老人语重心长地说道。睇视着她,「总而言之,妳先在这里睡一晚,明天再想想要怎么做。」老人自己推着轮子,缓缓地移动出去,而后将门给带上。

    皇甫莹沉重地垂首,坐在床沿许久后,她才抬起脸,看向窗户。

    离开大床,她走至窗边,因为窗台有点高度,她踮着脚将蕾丝窗帘撩开,费了一番力气才把窗子往上扳开。

    外面,是一片只有墨绿色山林的夜景。

    点点繁星高挂夜空,云层似乎挡住皎洁的月光,两排路灯描绘出蜿蜒的道路,但却完全没有车或人经过。

    这里不是都市,而是位于山上的私人度假别墅。

    「没有捷运啊……」她低喃一声。

    回到床边,她将背上的熊玩偶背包拿下,然后拉开被子,躺上床。

    紧揪着棉被盖住脸,她细颤着肩膀,没一会儿,她忍不住小小声地啜泣起来。

    她想要回家……她好想要回家。

    如果,安叔叔能又出现来带走她就好了。因为被安若杰所救过,所以皇甫莹第一个就想到他。

    但是,这只是让她更加地悲伤而已。

    因为安叔叔再也不会和她见面了,安叔叔也已经不会再来找她了。本来就很勉强和她在一起,一直都讨厌她的安叔叔……以后再也不会理她了……

    离别时强忍耐住的眼泪,在寂寞一人的此刻,溃了堤般地泉涌出来。她靠在枕头上,哭得好伤心、好难受,她没有办法解释自己的难过,也不晓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情。

    她只知道,自己再也见不到安若杰了。

    枕套泪湿了一大片,她哭着哭着,睡着了。

    等她再张开眼睛,已是女佣人来唤醒她,要她去餐厅用早餐的时候了。

    「伯伯早。」问好后拉开椅子,皇甫莹乖巧地坐下。

    刚刚女佣人带她去浴室,给她新的盥洗用具,还有一套干净的衣服。虽然爸爸说,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但是她完全无法拒绝,若是自己不穿上,女佣人就要帮她换了,所以她只好关起门,自己把衣服穿好。

    「呵呵,早、早。这裙子很适合妳,我请人抓妳的尺寸去买的,刚刚好,颜色配妳背的包包。我看妳很喜欢那背包呢。」坐在桃木桌首位的老人笑道。

    「咦?」她望着背上的熊宝宝,然后用力点了下头。「嗯!」

    「很可爱。」老人称赞道,喜悦地凝视着她。

    皇甫莹脸微红,道>

    「谢谢伯伯的衣服。」

    「不客气。我倒要谢谢妳,让我想起我孙女小时候的感觉。」现在已经是快要考大学的孩子了,跟他一点都不亲。老人侃侃聊道。

    用餐之间,老人注意到皇甫莹的心情,笑说着他知道皇甫莹没有关于爷爷的记忆,爷爷或外公就是他这种感觉……等等之类的事情,没让气氛变得尴尬,当她如亲孙女一般对待。

    餐后,佣人收走盘子,老人似乎有什么话想说,让她稍留。待闲杂人等退出餐厅之后,老人开口道>

    「关于妳叔叔的事,我之前就已经想了很久,昨晚才联络到帮手。」他敲敲桌子,餐厅的门便打开来。

    一名中等身材,戴着眼镜的男子进入。他身上穿着昂贵西装,手里则提着一只漆黑色的公文包。

    「啊……」皇甫莹眨眨眼。

    「小莹小姐。」男子微点头,向她问候着。

    「你是……律师叔叔。」是爸爸的律师。皇甫莹见过。

    「小莹小姐比上次更美丽了。」律师笑语道。

    这个律师叔叔,每次见到她都会这么说。皇甫莹脸一热。

    不过好奇怪呢……她觉得律师叔叔走路时有一点怪怪的,以前没有这样的。

    老人道>

    「小莹,妳知道他是妳爸爸的律师吧?他跟在妳爸爸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知道很多事情,绝对可以帮我们对付妳叔叔。」

    「啊……喔。」她不大想讲这个话题似,默默垂下眼睫。

    「我知道要妳面对妳叔叔太难了,毕竟他让妳真的相信他很疼妳。」老人叹气,像是经历过一种相当困难的心情。「没关系,就让我们这些大人来处理吧,妳一个小孩子,不需要背负这么多痛苦。」他慈眉善目地微笑着。

    老人语毕,一旁律师便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上,推至皇甫莹面前。

    「要和妳叔叔对抗,必须要有妳爸爸的一些资源。这份合约里,只是一些行政权力的授与。」老人认真地说道。「妳叔叔是你爸爸的亲弟弟,别人看来,我们不过是外人而已,所以要有这些力量,才能和妳叔叔抗衡,本来是应该请妳爸爸直接授权,可惜他卧病在床,我想,如果是他直系血亲的女儿代理,那么就不会有人讲话了。」

    皇甫莹望着桌面那张纸,上头写着密密麻麻的英文字,从幼儿园就在双语教学环境的她,仍只看得懂两三成左右而已。

    「小莹小姐,请妳在下面签名。」律师从胸前拿出钢笔,递给她道。

    「签吧,小莹。我们不能让妳叔叔乱来,像这位律师先生,也因为妳叔叔,可能要面临离开皇甫集团的命运,全都是因为妳叔叔要把妳爸爸的人给踢出公司的缘故。他是坏透的人啊!律师先生还有一个生病的妹妹,若是失去这份工作,就没办法让妹妹接受医疗照顾了。」语毕,老人望向律师。

    「是啊。」律师点头道。

    「这只是一份很简单的文件,目的是请妳让我们成为妳的代理人,这样,妳叔叔就不能恣意妄为了。」老人一派正义凛然地说道。

    皇甫莹凝视着那份文书,半晌,她忽然从桌前站了起来。

    「对不起!我、想上洗手间。」她胀红着脸说出口。

    「哎?」老人和律师都愣了一下。「啊……妳……」

    「我、我很急很急啊。快忍不住了。」她满脸通红,似乎感觉非常羞耻地说道。

    「啊、那好吧,妳去吧,要请佣人带妳去吗?」老人体贴地询问道。

    她连耳根都红透了,相当害羞地说道>

    「不用了,我会不好意思。」

    「那好吧,妳快去吧。去完快点回来。」老人道。

    「谢谢。」她用力地鞠躬道谢,然后开门走出餐厅。

    走廊底,佣人注视着她,虽然她说不必佣人带路,但当她转身往盥洗时使用的浴室走去时,佣人仍是保持距离跟在她身后。

    她加快脚步,真的很急地跑进洗手间后,趴在门口偷看着。

    只见那佣人停住在一定的距离之外,没有再过来。

    洗手间对面一整排看起来都像是房间,这房子比她想象的还要大很多,她刚才没有看到楼梯呢……有人走到佣人身旁,是那律师。

    两人在低声交谈着什么。

    虽然找不到路,但放掉这次机会,不知还有没有下一次,所以,她当机立断。

    看准旁边的走廊……跑!

    脚步声惊动了律师和佣人,他们马上注意到皇甫莹跑出洗手间。

    律师不解地喊道>

    「小莹小姐?」

    对不起,她要当作没听见。在走廊上奔跑的皇甫莹闭了下眼睛,然后试着开启门把可以转动的门,打开来却都是卧房或起居室。

    刚刚她在浴室的窗口看到了,大概是他们家三楼的高度,她不可能会飞的啊。

    「小莹小姐!」

    几个声音开始呼喊着她,零碎的脚步声也响了起来。

    从来没做过这种事,她紧张地心脏乱跳。

    「小莹小姐在这里!」一个佣人发现到她,立刻喊出声。

    皇甫莹吓一大跳,赶忙往回跑进刚才经过的一间起居室,然后将门关起。起居室另一头连接着其它房间,没有给她考虑的空间,她很快地穿过室内,跑过那间房,然后慌忙打开门。

    楼梯就在眼前。

    她的开心没有能持续很久。后面就有人要追上,她赶快扶着楼梯往下走。

    到了下一层,还要再继续下去的时候,有人往上爬上来,被夹击的皇甫莹,只能转往走廊,再继续打开房间。

    「在哪里?」

    「怎么不见了?」

    佣人的声音近在身边,躲在柜子里面的皇甫莹,怕得连呼吸都不敢。待确定那些人走开后,她就赶快出来,往人声反方向跑。

    她气喘吁吁,心脏因为紧张和奔跑而快要炸掉,她好害怕、好担心会被抓到,但是,没有人可以帮她。

    这里,只有她一个人而已。所以,她只能自己帮助自己。

    之前被坏人抓走时,她什么都没办法做,她好难过,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虽然安叔叔来救她,却也因为她而受伤了。

    她昨天边哭,边想了一整个晚上。她不要再那样了。

    虽然她没有办法像安叔叔那么厉害,但是,她也有会的事情。

    学校里教的游戏,她最会玩的,就是捉迷藏!

    「——在这里!」

    在走廊中段被发现了,两边都有人追过来,皇甫莹没得选择,只能打开身旁的门跑进去。

    这间起居室的阳台外有一小阶楼梯,连接着一个很大的观景平台,可以眺望远处,下方则是庭园草皮。虽然房间是二楼的高度,但是平台却是在一、二楼之间。房子的另外一面,也有同样的平台存在三、四楼之间,这样的落差设计是这栋建筑的特色。

    「小莹小姐!」

    佣人赶到,只见皇甫莹拉开落地窗,毫不犹豫地跑到平台上。

    她奔至木栏旁停住,两手紧握圆木,拼命地喘着气。

    一层半楼高的风景很优美,空气也相当清新,夜晚只有路灯,但是天亮了,她看见这里的山明水秀。天黑时,她完全没有机会的,现在早上了,她可以逃的!

    她用力地转过身,道>

    「不要过来!」

    几名企图接近的佣人,闻言停住动作。

    「小莹!」坐着轮椅的老人被推进房内,和律师站在落地窗边,喊着她:「好好的妳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样呢?」

    皇甫莹还是好喘,她抚住胸口,深深呼吸几次,然后,她道>

    「我、不会签名的!」

    「什么?」老人和律师瞪住眼。

    「我不会签名的!」她重复一次,坚定地道:「不管你们拿什么东西给我,我都不会签的。」

    「妳在说什么呢?妳是不是误会什么了?那只是一份普通的文件……」老人解释道。

    「爸爸在医院的时候跟我说,不论是谁,告诉我什么,拿什么东西给我,我都绝对不可以写下我的名字。」她站立在宽阔的平台上,一阵微风拂过,扬起她柔软的发丝。露出笑容,她大声道:「除了叔叔!」

    老人傻住。

    「妳——妳说什么?」在终于想通她的意思后,他惊异地张大嘴。

    「不论叔叔拿什么给我,我签名就好;叔叔要我做什么,我乖乖听话。爸爸要我绝对不可以忘记!除了叔叔给的东西之外,都不可以写我的名字。」皇甫莹笑意盈盈,虽然她好像还是搞不大清楚,但是,光把这件事大声喊出来,她就觉得叔叔和爸爸果然是兄弟。「所以,律师叔叔,你妹妹生病的话,我请叔叔借你钱看病;李伯伯,很对不起,不管那是什么文件,我都不会签名的!」

    「妳——妳这小妮子!妳爸爸皇甫政……我们被皇甫政给耍了吗?连躺在病床上没有意识,都……耍了我们?」也是董事的老人,从以前就私底下和皇甫政的律师有来往,所以,他是第一个知道遗嘱真假的人。为什么要设立那样的遗嘱,对他们这些董事而言,根本不是重点,因为,他们满脑子所想的都是,怎样才能把钱夺到手!老人一副错愕的表情,随即气急败坏道:「既然如此,把她抓起来!只要抓住她,我们还是有利的!」

    「不要过来!」皇甫莹抓着裙摆,用力地喊道。她紧紧靠在木栏边缘上,为了不要被抓到,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是:「再过来的话,我就跳、跳——」

    她往下看,然后,一瞬间忘记言语,惊讶得整个人呆住。

    那不是因为觉得很高的关系,而是——

    「妳——在做什么啊!」熟悉的男人声音正大喊着。

    平台正下方,安若杰就站在那里,用一脸要揍她屁股的凶恶表情,瞪着她半个身体伸出栏杆外的危险行为。

    她好困难才能回过神来,无比惊喜地大叫道>

    「安叔叔!」她毫不犹豫地爬

本文网址:m.wangguo.cc/xiaoshuo/3865256/60596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gguo.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