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枣阅读网> 其他小说> 傲月炙情 >第九章-至-尾曲:点燃了热烈的

第九章-至-尾曲:点燃了热烈的

推荐阅读: 邪帝的宠儿 纵欲四海 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 邪魅极品 优雅少东的新娘 热闹喧嚣的彪悍人生 婚不可攀:苏少太难撩 仙尊重生 至尊邪皇 法师的荣耀

    傲月炙情_第九章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h2></div>   难得好心情,戢颖今天没劳动司机,自个儿开着车上班,下班时绕到方羽翾学校载她下课,并送她往打工的puB。 、r />

    方羽翾啃着戢颖带给她的晚餐,因为每次星期五的课上完就五点多了,为了打六点的工,她根本没时间吃晚饭,只好托戢颖买给她吃。

    “常常吃那东西吧?”戢颖看着她手上的鸡腿和可乐,那些东西是她坚持要吃的,他只得乖乖卖给她。

    “只有星期五,不是常常。”方羽翾纠正他。“我平常都有足够的时间回去吃晚餐。”她已经把花店的工作辞了,现在闲得很,“一个星期吃一次这种垃圾食物,不会真的成为垃圾的。”她顽皮地吐了一下舌头。

    沉默了一下,戢颖心里仍想着老问题,“晚上的工作可不可以辞掉?”他真的很不喜欢她工作得那么晚,太危险了!就算他现在每天晚上都会叫司机去接她,可是,这样他还是不够放心。

    “不行。”方羽翾坚持,“我要有一份自己的工作心中会较踏实一点。”她当然知道戢颖绝对有能力养得起她。其实,光是他每月汇进她户头的零用钱就够她像个千金小姐一样地挥霍了,可是,她还是喜欢花自己赚的钱。

    “你把工作辞掉,到公司来上班。”

    “不行,我还是个学生,星期五都有课,有员工每逢星期五就失踪的?”方羽翾摇了摇头,“你那么做,人家会说话的。”

    “我是老板,谁敢说什么?”他可是很认真,“到我身边当助理,我可以给你不错的薪水。”

    他的话令方羽翾失笑,“我平常没去上班,你每个月还不是给我优渥的‘薪水’。”说真的,她并不喜欢那样,那些钱令她觉得尴尬,可是她向戢颖提出抗议,他仍旧依然故我。唉!算了,由他去。

    “有什事我还没跟你说呢,你现在也算是小老板之一了。”他神秘地卖着关子。
    “小老板?”方羽翾一脸写着满满的莫名其妙。

    “我想把你父亲原先的公司纳入min里头,至于你那对可恶的继母母女和林律师现在正被人以伪造文书及诈欺的罪名起诉。”自己把法律的诉讼事件交给冷砚就没错了,他手下多的是律师界的常胜军。

    “他们…这…这是真的吗?”方羽翾不敢置信地张大嘴。

    “你放心地把事情交给我,我有把握帮你讨回公道,不过,待我把事情摆平后,你得答应我回去管理你父亲的小鲍司。”戢颖一副命令的口气对着她说。

    “这算是威胁我吗?”方羽翾甜笑着,“那也只有恭敬不如从命喽!”自己父亲心血的结晶总算有机会回到她手上了,一股莫名的感动使她红了眼眶,“戢颖,谢谢你…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以身相许吧!”戢颖开玩笑地说。

    “早就相许了。”方羽翾红着脸,一脸不好意思。

    “你毕业之后,我们结婚吧。”戢颖暗自神伤,还有一年多呢,说真的,他觉得还要等好久。

    “这算是提前求婚吗?”她笑得甜滋滋的,“为什么一定得等毕业?”她将头靠在他肩上,“只要对象是你,我不在乎少当几年的单身贵族。”

    “你在暗示我可以提前把你娶回家吗?”这姑娘愈来愈大胆了,不过,那也合了他的意,不是吗?

    “暗示?我是挑明着说吧!”方羽翾补充道。

    戢颖在她脸上印上一吻,“看你何时想结婚,我奉陪。”

    “你从没跟我提过你家人的事耶。”如果真的打算结婚,方羽翾不能对戢颖家的情况完全不了解!打从她住进戢家以来,也没见过他的家人。

    “我已经没家人了,现在和我最亲的是师兄弟。”戢颖信任方羽翾,而且她即将成为min的一分子,是让她知道他身份的时候了,“我父母和另外三个师兄弟的双亲在一次前往欧洲开商务会议的空难中全数罹难,我师父和我们四个师兄弟的父母都熟,而且是莫逆之交,更是我父亲公司的股东之一。在办理完丧事之后,他透过许多官司,成了我们四个人的监护人,然后想尽办法说服其他三位长辈,同意将四家公司合并为一家,那就是min的初成时期。

    “当初为什么取名叫min?”方羽翾好奇地问,“我觉得…呃,你本身似乎有一…

    黑道色彩。”戢颖有枪,而且身手又好。

    戢颖微微一扬唇,“其实min就是取自冥王门。”他相信方羽翾就算是个单纯的学生,也该听过冥王门,它的

    黑道色彩不浓,名字却如同日本山口组一样响亮!

    “冥王门?!”方羽翾指着他,“你出自冥王门?!”她的眼睛瞪得如铜铃人,“你…你不会是冥王四月吧?”再孤陋寡闻也听过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孤、皓、傲、冷四月,这四个人的名字响得很,却没人知道其真实面目。

    “我是‘傲月’。”

    “你…你真的是冥王四月之一?!”老天,她怎会爱上那样身份复杂的人物?怪不得,怪不得他身手那么了得,原来是冥王四月之一的“傲月”。“可以告诉我一些,有关你们四月的事吗?对了!另外三月是谁?”她十分好奇。

    “有机会再说吧。”puB已经到了,戢颖似乎也没啥时间说了,“自个儿小心了。”

    “你说的,有机会会告诉我有关四月的事,不准食言!”方羽翾孩子性地伸出小拇指,“打勾勾!”

    “我一言九鼎。”戢颖拍拍她的头。

    待方羽翾走进puB之后,他才将车子开走。

    ???

    又是puB要打烊的时候了,季轩把玩着手上的调酒瓶,他看着方羽翾向他这方向走了过来,忙打招呼,“喂,羽翾,今天我调了一种新产品,要不要试试?”

    “才不要,我今天不必借酒浇愁了。”上一回喝了季轩调的酒,喝得神智不清,她可不想再呆一次。“你的酒专门整人用的,天晓得那么一喝又要闹出什么笑话。”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别这样说嘛,好歹上一回给你那个什么凡修的朋友喝了之后,他到现在都羞于见你吧,我替你赶走了一条讨厌的像皮糖,你该谢我才对。”

    “这倒是真的。”一想到那晚的事,方羽翾仍觉得好笑。

    “他现在没敢缠你了吧?”季轩问。

    “他见到我远远地就痹篇了,当我是臭鼬似的。”真的,打从那天晚上之后,牧凡修就没再找过她,就连在校园中也避她避得远远的。

    奇怪!放屁有那么可耻吗?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那一天的“成果”实在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他才是只大臭鼬呢!”季轩又问了一次,“真的不喝?”

    “才不哩。”她看了一下表,“我得回去了,改天再聊吧。”

    换下工作服来到puB外等司机,已经十二点十分了,依照往例,她得再等个十来分钟,司机才可能出现。

    正低着头打个哈欠时,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然后三个人将她抬了起来,往停在路边的一部小客车走去。

    方羽翾咬了一口捂住她嘴巴的人,乘那人松手之际,她张口大喊,“救命!救命!”她的声音引出正在巴台整理东西的季轩。

    他快速地冲出puB,正巧看到方羽翾被抬上车,而后头那个歹徒仍在车外,季轩快速从口袋中摸出两张扑克牌朝后头那歹徒李雄的脚部发去。

    “啊…”李雄惨叫了一声,还来不及踩上车就主痛得跌下车在地上打滚,而那部小客车则是迅速地离开现场。

    “小小的教训!”季轩从李雄脚上拔下方手发出的两张铁制扑克牌。他已经控制力道了,要不,这家伙后脚跟的两条韧带只怕保不住。

    唉!麻烦的事只怕发生了。

    “说!是谁派你来的?”季轩心中早就有个底,见李雄死硬着嘴不说,他威胁道:“没关系,你只乖拼紧你的嘴巴,老子绝对有法子教你招。”

    李雄一脸坚决地闭上眼睛,然后说:“要杀要剐随你便。”

    “唔,好骨气!不过,待一会儿你见到戢颖时,希望你仍有这骨气。”季轩挑眉。好戏开锣了。

    ???

    一月天是很冷的,但是,穿着皮衣的李雄不该会冷成这个样子,方才就算季轩沉着脸对他,他也不怕,可是眼前这个min的总裁…他看着一脸山雨欲来的的戢颖不觉地打了个寒颤,牙关不住咯咯地响个不停。

    季轩这时却倚在厅内巴洛式内格的石柱上,一脸等着好戏开锣的表情。

    “谁指使你那么做的?”戢颖心中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脸上仍是冷着表情,他告诉自己,现在不能乱了方寸。见对方不答,他再问一次,“谁指使你如此做?”他一面问,一面走向李雄。

    “我不…啊!”李雄虽怕得要死,嘴巴仍硬,可是回答还没完整时,他已经挨了一拳,门牙顿时断了。

    “我再问你一次,答案再相同,我会把你交给冥王门的分堂处理,届时就不是这么好过了。”戢颖的理智告诉他,这家伙不能留在这里由他审问,以他的力道和慌乱的心,早晚会闹出人命。

    “冥王门…分…分堂?!”一听到这名字,李雄全身都软了,他们这一回怎么可能惹上冥王门?!

    老天!连当今的黑龙头老大都惹不起冥王门,而他们…他们竟然招惹了…眼前这两位不会都是冥王门的大哥或堂主吧?!有可能,虽然两个都英俊潇洒,可是眉宇间的威仪和脸上的肃杀之气都令人不敢久视。

    “我…我说…我…”李雄咽了口口水,然后才又说:“指使我…我们那么做的是…是王天颂。”

    “果然是那老家伙。”季轩仿佛得到满意答案似地笑着,看了一眼戢颖,“不是叫你小心点?大前天才要你小心老家伙的第二波行动呢!你不是赌他不敢再玩第二次?”季轩心中觉得好笑,“告诉你别跟我赌的嘛!又灰头土脸了。”这家伙真是赌不得。

    戢颖的浓眉紧锁在一块,都快倒竖起来了,他一拳打在木制椅把上,如手腕粗的实木被击成了两段。

    李雄看那力道不禁吓得心脏差些停止,老天!冥王门的人都是这种武艺高强的人吗?先是用扑克牌飞镖,现在又来个赤拳断木,下一个是不是能飞檐走壁、十八般武世精通?难怪人家说:“宁可惹上

    黑道人,莫惹冥王门。”

    “戢颖,现在你怎么办?”季轩问道。

    戢颖把视线调回到李雄身上,“你们打算把羽翾藏在哪里?”他的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齿疑迸出来的,从他握得泛白的拳头关节可以想象他压住的是何种波涛光涌的怒气。

    为了保留几枚牙吃饭,这回李雄再也不敢拿乔了,他一面看着戢颖的拳头,一面抖着说:“我…我们原本要…要把你女…女朋友,捉到王…王天颂那里,但…但是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因为我被捉到这里而改变地方。”李雄现在已经顾不得什么江湖道义了。

    “我猜他们不会换地方。”季轩说。“他们捉走羽翾只想给你个下马威,再则是可能要以此威胁你把美商的那笔生意让出,他没必要像绑票的那些歹徒一样,为了安全地拿到赎金而东躲西藏。”

    “我想,涸旗的我们就可以接到他的电话。”戢颖沉着地说。

    戢颖说完不到三分钟,电话真的响起,戢颖和季轩对了一眼,由戢颖拿起电话,“喂,果然是你,王天颂。”

    “怎样

本文网址:m.wangguo.cc/xiaoshuo/3875845/51115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gguo.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