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枣阅读网> 校园都市> 走开! 跟屁虫 >番外+大结局 -第九章-至-第十章

番外+大结局 -第九章-至-第十章

推荐阅读: ?受 网游之幽冥刺客 泪眼小后娘 恋上花心 玉手执玺 风云大道 迫入豪门之抵债娇妻 极霸艳城 破碎虚空 新一品修真

    走开! 跟屁虫_第九章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h2></div>   因为劝导儿子有功,姚立人得到于香染特准,跟着儿子一起搬回家里住,结束短短两天的离家出走之旅。。r />

    于香染不再提起那天歇斯底里的发飙,姚立人自然也识相地当作没这回事,两人和平相处,相敬如宾。

    要不是欠缺了某些夫妻之间的亲密交流,旁人或许会以为这是个温馨的家庭,一对郎才女貌的夫妻,加上一个聪明俊秀的儿子呃,或许太聪明了。

    「人真的可以拔出卡在大石头里的剑吗?」「石中剑」的故事刚来到**,姚轩却忽然打断正兴致勃勃、连说带演的父亲。

    「嗄?」姚立人拔剑的动作夸张地在半空中静止,「当然可以啦,因为他是英雄。」他笑嘻嘻地对儿子保证,「所谓的英雄,不是可以做到任何事吗?拔个剑只是小意思啦。」

    「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合理。而且一开始这把剑怎么会卡进石头里的?那个放进去的人也是英雄啰?」

    「这个嘛」姚立人有些词穷,转了转眼珠,「我记得把剑放进去的是亚瑟的父亲,英雄的爸爸,当然也是个英雄啰。」话虽这么说,他自己都觉得这解释过于牵强。

    啧,都怪他这个聪明过头的儿子啦,他干嘛不像一般小孩,傻楞楞地直接相信童话故事编造的一切细节呢?干嘛非要追求科学的合理性不可?

    「你到底还听不听故事?」英雄爸爸一瞪眼,摆出恼羞成怒的模样。

    姚轩噗哧一笑,「好啦,你快说,后来怎样了?」

    「这样才对嘛。」姚立人满意地点头,继续发挥表演天分。
    又过了十分钟,「石中剑」的故事总算告一段落,姚立人志得意满地宣布:「下回亚瑟的冒险故事就要正式上场了,看倌们想知道亚瑟王是怎么遇上他的圆桌武士的吗?明晚请继续收看『姚爸爸说故事』。」

    啪啪啪啪!一阵热烈的掌声,伴随几声清亮的口哨。

    「安可!安可!」姚轩热烈的反应给足父亲面子。

    「呵呵,感谢大家热烈回响!」姚立人作势拉起不存在的裙襬,行了个优雅的宫廷礼。

    姚轩又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好了,别吹了。」姚立人食指抵住唇作噤声状,「万一被你妈听见麻烦就大了,又会怪我乱教你吹口哨。快快快!快上床,时间到了。」双手挥赶儿子上床。

    「yes!sir。」姚轩调皮地行了个礼,跟着跳上床,以最快的速度钻入被窝里。

    「晚安,爸爸。」他对父亲眨眨眼,道晚安。

    「好好睡吧。」姚立人回他一抹笑,在儿子额头印上一记晚安吻后,轻手轻脚地退出卧房,掩上门扉,刚一旋身,便和于香染碰个正着。

    「姚爸爸说故事?」她瞟他一眼,似笑非笑地扬眉。

    「你都听见啦?」他些微尴尬。

    「我都不知道轩轩什么时候学会吹口哨的。」她淡淡一刺。

    他却整个人惊跳起来,「呃,这个嘛,你也知道,小孩子对新鲜事总是好奇嘛,难得我会吹,他当然会缠着要我教他」

    辩解无效,儿子的妈仍然一脸诡谲。

    「好吧。」他认命地垂下头,「我错了,下次不敢乱教了。」

    哀怨的道歉惹得于香染唇角一扬,她得拚命咬紧牙,才能忍住威胁着要迸出唇的笑声。她端正表情,将手上的马克杯递给他,「帮你泡的。」

    「给我的?」他兴奋地接过,嗅了嗅,俊眉一扬,「这是桂圆姜母茶?」

    「今天天气冷,喝一点晚上睡觉会舒服点。」

    她居然还顾到他晚上睡觉冷不冷?姚立人心一牵,说不出的感动,他啜饮一口,让辛辣微甜的液体温暖全身。

    他捧着马克杯,感激涕零地看着她,星眸璀璨生光,那小狗摆尾似的表情让于香染更加想笑,不敢再多看他,旋过身往客厅走去,他巴巴地跟上去。

    两人来到客厅,她一面收拾放在茶几上的笔记型电脑,一面问:「你今天跟他说了什么故事?」

    「亚瑟王。」

    「圆桌武士?」

    「还没讲到那里,刚讲了石中剑。」姚立人笑嘻嘻地说。

    于香染抬起头,默默看着他神采飞扬的模样。自从她允许他送儿子上床睡觉后,为儿子讲床边故事成了他生活的最大乐趣,她经常瞥见他上网或到图书馆查阅各国童话、传奇,只为了取得说故事的题材。他似乎很享受做一个父亲,或许是为了弥补他来不及参与儿子童年的遗憾,更加倍地卖力。

    一个七岁大的孩子还需要听床边故事来帮助入睡吗?对此她并不以为然,问题是他颇乐此不疲,而轩轩好像也挺期盼睡前看父亲表演的那一刻,所以她只好由着他们父子俩去了。

    「哈!你的表情就跟刚才的轩轩一样。」姚立人似乎看出了她内心思绪,不满地指责,「他刚刚也是这么看我。」

    「怎么看你?」

    「就是一副『你再掰啊,我看你怎么掰下去』的样子。也不想想我是花了多少时间恶补这个故事,居然还质疑我从石头里怎么可能拔出剑来?啧!」他气呼呼地倒落沙发。

    轻柔的笑声如风铃,在静夜里悦耳地响起。

    这悦耳的笑声,自然是属于于香染的,她矜持了许久,终于还是宣告破功。

    姚立人近乎着迷地听着这样清脆动听的笑声。有多久没听见她这样笑了?他心神激荡地想。

    「轩轩已经七岁了,难道你还期待他像三岁小孩那么好骗啊?」她柔声取笑他。

    他在心底微笑,表面上却大肆抗议:「七岁也还是个小鬼啊!而且我这可不是骗他,本来传奇故事就应该带点玄妙的部分嘛,这样才吸引人,『魔戒』都一票大人在看了,为什么一个孩子会不相信『石中剑』?」

    「你以为他跟你一样,都过三十岁了还像个老顽童?」她笑睨他。

    「我这叫永远保持赤子之心!」他振振有词。

    「所以才会每次跟儿子打电动时,大呼小叫,不成个样子吗?」她继续嘲弄他,「真不晓得你身为父亲的威严在哪里?」

    「嘿!你别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不然你来试试,就不信你打电动时还能维持慈母形象!」

    「我?」于香染一楞,「我打电动?」简直无法想象。

    「没错,你就来打打看。」姚立人愈想愈有道理,要改变这个女人对电玩的偏见,最快的方法不就是拖她一起下水吗?「来来来!」他兴高采烈地打开电视柜,捧出游戏主机,「我们就来对打一场。」

    「我才不要。」于香染不屑地撇嘴,「这东西是给小孩玩的。」

    「没试过的人别说大话。」姚立人不由分说,强推她在地毯上坐下,他将其中一个遥控杆递给她,「念在你程度拙劣的份上,我们就先来玩个最简单的游戏好了。」

    程度拙劣?最简单的游戏?于香染不服气地抿唇。

    「我看看,先来玩『俄罗斯方块』」

    「我要玩你们俩常玩的那个游戏。」她打断姚立人。

    「什么?」

    「就是你们俩老对着彼此大吼大叫的那个游戏。」她挑衅地瞪他,「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游戏好玩到让你连一点风度都不剩?」

    「妳真的想玩?」姚立人诡异地挑眉。

    「嗯哼。」

    「那就来吧!」姚立人放进游戏片,打开电视,萤幕上出现于香染在一旁窥伺时常见到的游戏画面。

    「这个游戏叫什么?」她问。

    「快打旋风。是一种格斗游戏。」

    「格斗游戏?」

    「就是打个你死我活,不痛宰对方绝不罢休的游戏。会见血哦,你确定要玩?」

    「又不是我见血,我怕什么?」于香染冷哼一声。

    「好!够爽快。」姚立人竖起一根大拇指,「哪,我先跟你说一下,这几个按钮代表方向,这个代表防守,这个」他快速地对于香染讲解躁控杆上的按钮功能,「懂了吗?」

    不懂。一堆按钮功能听得于香染头晕脑胀,完全状况外,但一触及姚立人似笑非笑的表情,她硬是倔强地点了个头。「没问题。」

    「好,那我们就开始对打啰。」姚立人摩拳擦掌,乐呵呵地直笑,一副准备痛扁于香染的架势。

    她狠狠瞪他,「别废话,快开始吧!」

    女王一声命下,两人正式开打,顷刻之间,天地变色,日月无光,于香染一张文雅秀气的脸孔,逐渐狰狞起来。

    「嘿!」她低喊一声,不可置信地瞪着萤幕,「不可能!我又死了?」连续换了好几个角色,她却老是撑不到一分钟便被ko在地。

    「就跟你说这游戏难度高啰。」姚立人在一旁得意地笑。

    「不可能,再来一次。」于香染否决他的推论,主动按下重新开始键。「一定是我选的角色太肉脚了,这回选个强一点的。」她表情肃杀地眯起眼,仔细评估画面上每一个人物,「这个不好,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这个脸长得太丑,这个是女生,体力一定比较差,这个我刚选过了,简直被打好玩的」

    她正专注地瞪着萤幕碎碎念时,一道嗓音忽地响起──

    「妈咪,爸爸,你们在做什么?」

    「嗄?」两个大人闻言同时一震,转过头。

    姚轩小小的身影正站在客厅入口处,一面柔着惺忪的睡眼,一面好奇地问。

    「你怎么醒来了?」姚立人问,而一旁的于香染则是震惊得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起来上厕所,听见客厅好像很热闹。」姚轩解释,「你们在干嘛?」

    「没看到吗?我们在打电」

    「我们在研究、研究!」总算回神的于香染急急伸手掩住姚立人的嘴,「因为妈咪很奇怪为什么你们这么爱玩这游戏,所以你爸爸示范给我看。」她强笑着对儿子解释。开玩笑!怎么可以让儿子当场抓包她这个妈咪在打电动?

    「对啊,是研究,研究,呵呵。」姚立人机灵地配合她的说词,却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他对她意有所指地挤眉弄眼,于香染咬咬牙,很想扁他一拳。

    「原来是这样啊,我懂了。」姚轩不知是还没完全清醒,还是体贴地不想戳破母亲的谎言,居然不再进一步追问,只是点了点头,「那我去睡了。晚安,妈咪,爸爸。」

    「晚安。」

    目送着儿子的背影消失后,两个大人都是一语不发,气氛僵凝了好片刻。

    姚立人看着于香染发白的侧脸,轻声一笑,首先打破沉寂,「我们还要继续『研究』吗?」他凑近她耳畔,故意放低音量道,温热的气息搔弄她耳窝,也搔弄她心窝,「还是放弃算了?反正你老是输给我。」

    胆敢挑衅她?!于香染白他一眼,「当然要继续,我就不相信没有打赢你的一天!」她低哼,「不过我警告你玩的时候千万别出声,吵醒轩轩我可不饶你。」

    「遵命!女王陛下。」姚立人调皮地行了个举手礼,顿了顿,又慢条斯理地补充一句:「不过刚才一直惨叫的人好像不是我。」

    「你!」于香染怒瞪他,一口闷气憋在胸口,偏偏发作不出来,她气得磨牙,「你别耍嘴皮了,待会儿看我怎么整治你。」

    「哦~~我好怕哦!」姚立人拉长音,双手环抱自己,装出害怕的表情。

    可恶啊!于香染拚命克制想当场掐死他的冲动。她是文明人,有什么争端当然要斯文解决,最多在游戏画面里来点血光之灾,扁得他血流如注就行了。

    哼哼,她表情陰狠地抿唇,「少废话,来吧!」

    长夜漫漫,一场厮杀惨烈的男女战争才正要开始

    「妈咪,你昨天没睡饱吗?怎么有黑眼圈?」

    餐桌上,姚轩担忧地打量直打呵欠的母亲。

    「对啊,昨天太晚睡了。」于香染回答,手掩住唇,又是一个文雅的呵欠,「我需要咖啡。」

    「来了!」刚从厨房转出来的姚立人似心有灵犀地奉上一杯热咖啡,「刚煮好的,保证香醇好喝。」

    「谢啦!」于香染接过,啜饮一口,轻轻叹息,「真棒。」

    「妈咪为什么这么晚睡?」姚轩好奇地问,「是因为昨天晚上跟爸爸『研究』得太晚了吗?」

    「咳、咳、咳!」一口咖啡没咽好,于香染呛得直咳嗽。

    「没事吧?香染。」姚立人赶忙替她拍背,「慢点喝,烫啊。」

    「我、我没事。」她摇摇手。只是吓了一跳而已,她暗暗在心底补充,表面上却绽出一朵迷人的微笑,和蔼地对姚轩说道:「妈咪是因为忙着整理开会资料,才会那么晚睡的,跟那个什么研究没关系。」当然有关系啰,而且是大大有关系。

    「那妈咪研究的结果如何?好玩吗?」

    超好玩!「不好,一点都不好玩。」她一本正经地摇头,「妈咪真的不懂为什么你和你爸每次打电动都那么开心,我觉得很无聊啊。」

    「是哦,我都不知道你觉得无聊呢!」姚立人再度加入话题,拿着锅铲,将三个荷包蛋一一分配到个人餐盘中,分配到于香染那一盘时,他还故意倾下身,朝正喝咖啡的她淘气地眨眨眼。

    「咳、咳、咳。」她又是一阵咳嗽。

    「小心点,香染,我不是要你慢慢喝了吗?」他装出一副伤脑筋的表情。

    于香染狠狠瞪他,以眼神警告姚立人千万别在儿子面前泄她的底。

    他接收到讯息,却只是漫不经心地耸耸肩,径自转向姚轩,「我说儿子,既然你妈咪觉得无聊,那吃完早餐后只好我们父子对打了,你妈咪应该不会想参加。」

    「谁说我不想参加的?」于香染冲口而出。

    「你想参加吗?」姚立人好意外似地挑眉,「可是你刚刚明明说打电动很无聊啊!」

    「是很无聊。」她嘴硬地回应,「不过反正今天礼拜六,我也没什么事,就陪你们玩玩也无妨。」

    还真冠冕堂皇的借口啊!姚立人不禁嗤声一笑。

    她顿时恼羞成怒,「你笑什么?」

    「没,没什么。」他连忙摇头,「我只是以为,今天礼拜六,你应该会出去约会。」最后这句话,有点酸。

    「这个嘛,我不会再跟我们经理约会了。」于香染一面在土司上抹奶油,一面慢条斯理地宣布。

    「为什么?」父子俩同时惊愕地望着她,「你们吵架了吗?」

    「分手了。」她简单一句。

    「为什么分手?」姚立人追问。

    「原因很复杂,总之我们之间又回复以前上司跟下属的关系了。」于香染避重就轻地回答。

    父子俩面面相觑,不一会儿,姚轩忽然抿唇一笑。

    「太好了,爸爸。」他意有所指地对父亲一眨眼。

    「是啊!」姚立人也回儿子一记富含深意的眨眼。

    「你们在高兴什么?」于香染脸红地啐道,她可没傻到不知道这对父子在交流些什么信息,娇瞋姚立人,「我警告你别胡思乱想,我跟梁以聪分手可不代表我就想要跟你」她蓦地一

本文网址:m.wangguo.cc/xiaoshuo/3940389/153839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gguo.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